(玖)其实,这就是人本该如此

    若心存爱亦心酸,连及心脉触心跳……    忻冉约定的事情就从来不会忘,更何况,约定的那个人是轩杰,那天,她打扮的美美的,只是那套有点痞的牛仔裤加短袖T恤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蝙蝠衫加黑色短裙的新搭配,这种帅帅的女人味的搭配说实话,忻冉也是第一次尝试。刚到学校,那些原本一个劲的盯着馨妮的男生都扭转头,望着那个似曾相识,却又不熟的女孩,这也是因为忻冉时刻低着头的缘故吧。不管怎么样,最熟悉她的余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因为那种气势是谁也办不到的。那种美丽是沉默了太久的一种爆发,一种憋不住的释放,即使没有那么淑女的女性的柔美,但有着率真的帅气劲。说实话,轩杰的确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忻冉,美得让人好窒息。    “喂,冉姐,今天穿那么好看,不跟我们打篮球了!”    “哦,我穿短裙打不了。”    “哟,冉姐,今天穿那么好看,不会想勾引谁吧?”    “勾引你哦!”    “喂,你今天穿那么娘干嘛!”    “拜托,女生穿裙子很娘嘛?”    ……    所有男生都是对忻冉刮目相看,不过在他们心里忻冉永远是那个胆子大、很不像女生的坏女孩。或许,时间久了,人都会习惯一个人固定式,或许,一下子改变很累,也会让别人感觉很新奇,或许,人都是这样,没事,这本来就是人性嘛!    余浩喜欢这个女孩的改变,希望有一天那个女孩可以为他改变,哪怕就一天。    “冉,你今天穿的好美啊。”    “还是你好,今天就你没有损我。”    “他们是因为觉得你很美,才损你的。呵呵。”    “对了,轩杰的生日Party你来吗?”    “呵呵,怪不得你今天穿的那么好看。好吧,我会来的。”    “记得哦,晚上7点在轩杰家哦。”    余浩的心情一下的好闷,因为那个女孩所谓的最爱让女孩一下子改变那么多。有时候,人所呈现的并不是内心深处所想的,有时候,一个人是无法左右自己的情绪的,有时候,即使很想哭,也只是微笑着,让泪水流回心底,有时候,即使很寂寞,也只是说个不停,哪怕别人什么都不会去听,确实,人都这样,何况,是一个默默承受一切的单翅蝶。    “诺柠,刚好,我这要找你呢!”    “找我?什么事?”    “今天是轩杰的生日Party,你来吗?”    “哦,那是在哪里?”    “晚上7点在轩杰家。”    “嗯,记住了,我会来的,祝你们幸福。”    只是如果脆弱的到眼泪都不能忍,也要做个微笑,转过身一个人躲在寂寞的边缘,默默落泪,看着眼泪悄悄沿着脸颊,经过那一片荒芜的地静静传入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让它融化,然后让它自由的出现裂痕。    “杰,我已经叫了余浩和诺柠来了,我们现在可以去买东西喽。”    “冉,就知道你速度快啊!不错哦,好吧,快去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7点的钟声敲响,那是幸福的召唤,还是孤独的背叛,可怕的是没人知道。    屋子里堆满了人,轩杰在,忻冉在,馨妮也在,余浩也在,易辉也在,诺柠也在,金曦也在,都在,在笑,在玩,在开心,似乎那一刻都放下了一些,好的,坏的,累的,烦的。    “各位安静一下,今天对着大家我发誓我这一辈子要好好照顾她,忻冉,我爱你。”    “忻冉也爱轩杰。”    那一刻,所有人才知道蛋糕上爱心是为这一刻所准备的。    余浩、馨妮和诺柠都很平静,一切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谁知道他们心里有多苦。所有人都玩的很嗨,只是诺柠静静的一个人坐在那里,毕竟她不像余浩,可以装的那么好。    “易辉,你盯着哪个美女在看呢?”    “轩杰,你看,那个女孩怎么好像有什么心事啊,她是谁呀?”    “哦,她是一个学妹,叫安诺柠,还没有男朋友哦,可以争取一下啊!”    “兄弟,还是你了解我,好吧,我去看看。”    “诺柠,对吧?”    “嗯,你是?”    “你好,我叫易辉,是轩杰的初中同学,现在弃学在酒吧做歌手。”    “易……辉,哦,那你为什么要弃学做歌手啊?”    “说来话长,我爸原来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后来有一段时间在商场上没有销量,这个时候他们公司的一个员工以为公司要垮了,就把公司的秘制资料给了我爸最强的竞争对手,然后,我爸公司就倒闭了,还欠了银行一大笔债,我爸为了不让我妈跟他受苦,就跟她离婚了。后来,就我妈一个人供我上学,现在我妈瘫痪了,我只好出来打工了。”    “哦,是这样哦,对不起,让你想到伤心事了。”    “没事,我习惯了。小时候,所有人都很崇拜我,现在呢,我爸公司倒闭了,没人再理我了,除了轩杰,哎,人都是这样,自私虚荣!”    “不会啊,你不可能交不到朋友的,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做个朋友吧。”    “好啊。”    “哎,易辉,唱首歌呗!”    “好,来了。”    易辉回眸一笑,提着吉他就走上了收音话筒了。    “那给大家带来一首原创歌曲《只因为你》。”    “只因为你,情话不再那么虚情假意,只因为你,不再害怕有什么可以阻止爱你……”    诺柠静静的望着舞台上那个忘情表演的男孩,觉得灯光和舞台只是背景,静静的,歌声也只是背景,现在剩下的就是他,好帅,好真实,这是诺柠所等的人吧,或许是。    易辉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拿起吉他,望着诺柠。    “下面唱一首《因为爱情》吧,祝福轩杰和忻冉幸福快乐,直到永远!诺柠,我有幸请你和我合唱吗?”    “我嘛……行吧。”    随着这旋律的美妙,他和她的对视一次次的更深情,一次次的更暧昧,一次次的更像爱情。    “杰,他们看起来好搭啊,撮合他们一下吧!”    “冉,都听你的!”    或许,那就是真爱,那就是初恋,很美很单纯,清澈如河流。那是真爱,在回眸的一瞬间,在奈何桥上的一次回首,在情缘江边的一次美美的邂逅。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