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说好不会管老子了吗”豹子一丝不苟的梳理着自己的毛发看也不看萧瑶道。

    “我只是问问,你不想回答就算了。”萧瑶转眼看回长刀。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 约法三章那日之后, 豹子似乎变得越来越野性,真不知自己如此放任它到底是对还是错。

    事实上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一人一豹命运虽是连在一起, 但终究是两个脾性完全不同的个体, 又非主从关系, 分道扬镳迟早的事。

    想着萧瑶撇了撇嘴, 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在一起时间长了虽说不曾把它当做灵宠但却也自大以为能够感化和改变;任它再披着猫的皮囊那也是与天地共同出世的鸿蒙,天地间就此一只,唯吾独尊的存在, 脾性如同本能刻入骨髓, 让豹子学会审时度势学会思考恐怕比太阳从西边升起更难

    求同存异,相互尊重彼此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可若不约束它,它又能干出些惊天动地甚至有可能坑死你的事。

    呵呵,你能怎么办, 远不了近不得, 难怪这厮除了杨拓一个朋友也没有

    房间里陷入沉默,豹子舔完毛觉得四周安静的有些不太习惯,它也察觉到这次回归后, 两人之间和以前似乎很不一样了, 但哪里不一样为啥不一样, 这个不是它脑子能思考出来的事。

    于是,豹子咳嗽了两声“咳,你就不想知道外边现在什么情形只要你不是管老子闲事,老子还是很有良心愿意告诉你外边的情况。”

    萧瑶没搭话,心思依旧放在眼前刀上,山海洞庭外要真是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冲天城里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良久,见她不理,豹子没劲摸着鼻子道“算了,老子大发善心也不吊你胃口,还记得青云榜吗”

    青云榜

    萧瑶想了想,不就是那个什么鬼全西极天骄修士榜单么,当初自己被紫东强迫参与过。

    “前段时间新一届青云榜开启,外界热闹得不得了。”

    “等等”听到这萧瑶忍不住出声了,她有些疑惑“这青云榜不是每万年才举办一次吗上次举办至今一千年时间都没有,怎么又举办了”。

    见其她搭话,豹子兴致也来了道“嘿嘿,因为山海洞庭的出现,如今正好是天骄辈出的时候,很多优秀的青年俊杰都来不及崭露头角,所以界主和各星区商量准备改为金丹之下每百年举办一次,金丹之上每千年举办一次。这届青云榜你的对手基本上都参加了,而且都还获得了不错的名次,还虚青云榜第一名你知道是谁吗”

    “姬颢”萧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啧,你怎么知道昨天才结束的比斗就已经传到山海洞庭里了”豹子诧异。

    “上一届的青云榜他就是榜首,这么短时间内能超过他的人恐怕没有。”萧瑶很平静回道,更何况百年前他在山海洞庭似乎还得到了大机缘,这个敌人是越来越强大了。

    “你就不嫉妒要是你也参加就能狠狠揍他一顿,让他在众人眼中抬不起头来”这两人不是积怨很深吗,怎么听这口气好像一点波动也没有,豹子挠头。

    “为什么要嫉妒,要不是紫东插手,上次青云榜我都不会参加。我和姬颢差不多是不死不休,就算能在青云榜击败他又如何,不能当场杀了,看一眼都是给自己添堵。”萧瑶说得云淡风轻。

    “呵呵,还有那个叫奚静宸的女人这次还虚青云榜也获得了第二名,什么姓邵的小子和姓烈的小子也都进了前五,还有不少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在这次青云榜上一鸣惊人,就算比斗已经结束现在外边也都还在谈论,热闹得不得了;像你这样上次大出风头,今次却没参加的怕现在也已经没几个人记得咯”

    豹子趴在床上摇晃着尾巴,有意无意的调侃着。

    萧瑶倒是觉得无所谓,没人记得住自己最好,她又不是门派顶梁柱又或者大宗族继承人,虚名对她而言用处不大,甚至可能会招来旁人的惦记。

    “所以,现在外边就只有这些八卦,没其他大事”

    豹子哼了一声,没好气道“你想要有什么大事在老子看来现在什么屁事都没有升仙果下落重要,要是让老子知道落在谁手里,老子一定”

    萧瑶叹口气直接屏蔽豹子之后的唠叨,怎么办,心好累,现在到以后都不想知道这家伙在外边干了些什么,好怕有一天会被它坑一脸血

    天一亮,萧瑶便去找卢老。

    “卢老,小辈已经触碰到铭文了。”

    “啊,能够凝练成型了”卢老抱着个酒壶,睡眼惺忪的模样“那和老夫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你现在不赶快把那些法器凝练完成,跑来找老夫干啥”

    “小辈有些疑问想要请教卢老。”

    稍微犹豫了会,萧瑶还是把自己的疑惑托出道“卢老,这铭文一技似乎有些鸡肋啊,总觉得费那么大功夫学成,这样的法器似乎只能给自己用啊。”

    “对啊,就是自己用的啊,帮旁人锻造谁敢用啊,隐患太大了。”

    “那强者增强自己的本命法器难到都要自己学天凝”

    “怎么可能”卢老睁开眼,一脸看傻子的模样看萧瑶“要增强本命法器又不是只有天凝这一种方法,不过用别的方法来增强本命法宝的效果没有天凝那么好便是,威力只有天凝的四、五层这样。”

    “可是在西极应该说在我们世界里,天凝似乎是可以帮旁人锻造提升本命法宝的”

    萧瑶困惑了,这明显和自己之前了解到的天凝不太一样啊

    倒是卢老听了后一脸恍然“噢,你是说你们那的天凝啊,你们那不过是化简版,铭文这一步几乎被摒弃,当然增强的威能同样也不过是正统天凝的四层左右。如此说来最开始你说你想要学的天凝是这种不完全的天凝”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学不需要铭文的天凝” 萧瑶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问。

    “可我并不会你们那化简后的天凝啊” 卢老愣了愣,随后眨眨眼摊开手道。

    萧瑶这下是完全呆住了,也是自己一来就直言要学天凝,也没机会好好了解一下此天凝和彼天凝是否同一个。可谁又会想到真会有那么大区别啊

    自己这算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

    “咳,咳,那你到底还学不学啊,先说明啊,你要是不学了工钱我也不会还的啊”。

    卢老看她一脸呆滞的模样,忍不住要担心她是否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准备让自己吐出工钱去跑路了。

    “学怎么不学”

    都到这份上了,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再说废了她要上哪去找化简版,再说老头教的天凝要是真的能让魑魅魍魉威力比另一种天凝更强,也未尝不可,至于说要花费大量时间,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这么“细水长流”来做事。

    有经验,不怕不耸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