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毛利兰的选择

    这是现实世界,这里最不能依赖的就是动漫中的剧情。

    十年前,黑洞的枪口对准妃英理。

    公生知道那段剧情,按照剧情里的情况,毛利小五郎只会射击到妃英理的腿部,让妃英理失去行动能力,从而让犯人无法带跑妃英理。

    但,那只是动漫。

    现实情况,一半对一半,射杀妃英理,或者是歹徒暴动射杀现场所有人。

    公生选择出手。

    以小孩子更加方便逃跑,自己替代妃英理作为人质,展开谈判同时,歹徒也会在那一瞬间心动。

    一个六岁的孩子,方便携带,顺利逃跑,事后还不会反抗自己,无论是拐卖还是沉湖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但,也是六岁的孩子,在歹徒释放妃英理的瞬间,在所有人看不见的视角,公生选择出手,对准男性最为薄弱的位置,现场直接废掉了对方。

    这样,不仅可以保护母亲,还会保护姐姐,以防歹徒以妃英理作为威胁,再度胁迫小兰作为人质。

    公生,六岁,独自完成名为‘剧情’的现实。

    毛利兰不会再责怪小五郎开枪,只是会偶尔做梦,梦见公生被射杀的场景。

    妃英理身上也不再有伤疤,但也比原先的分家生活,选择带着儿子生活,夫妻离婚。

    这是一个伪命题。

    是公生拯救了‘剧情’,还是公生破坏了原有‘剧情’。

    ……

    从见到工藤新一的第一眼,公生就明白,这个人不是自己认识的‘工藤新一’。

    他只是一个拥有‘工藤新一’名字的男性。

    并不是所谓的圣人。

    会一直盯着妃英理的腿看的坏男孩,也会因为自己与毛利兰牵着手回家而上前打断,强行想要从公生的手里牵走毛利兰。

    那个时间,毛利兰与工藤新一都是四岁。

    而那一天,是樱花班上课第一天的放学,妃英理带着公生去接毛利兰。

    同样那一天回去,虽然毛利兰对工藤新一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公生却开始担忧起来。

    真实的工藤新一就是一个猥琐的人,依旧拥有他那传承自基因里的天赋,并且可以幼年开窍的智慧。

    一个会看妃英理大腿,会想着与铃木园子一起洗澡的男性,会闯入女子浴室却一脸无所谓的存在。

    一个名为喜欢毛利兰,用爱情作为幌子,用工作当做挡箭牌,实际上就是一个剥削者的身份。

    从那一刻开始,四岁的公生坐在床上,看向怀里五岁的毛利兰,她恬静的睡觉,紧抱着弟弟,将对方当做唯一的玩伴与抱抱熊。

    “既然如此,我来替他保护你。”

    无论结果如何。

    公生做出人生中的第一决定,必须保护住姐姐。

    不是爱恋,四岁的公生明白那不是爱,那是一种责任,他只是在完成弟弟必须保护姐姐的责任。

    “如果你开始恐惧世俗的言语,那我也可以成为工藤新一。”

    这是第二个誓言。

    在帝丹小学的教室内,毛利兰推开公生,不希望弟弟在跟着自己。

    但公生依旧随同毛利兰放学。

    在姐弟相隔五米的回家道路上,公生做出第二个选择,即使这个选择是一种自我伤害的选择。

    为了毛利兰,公生可以这么做。

    对方想和‘工藤新一’在一起,所有人都希望毛利兰与‘工藤新一’在一起,新兰永恒才是最为完美的爱情。

    公生亲手成就这段爱情。

    连工藤有希子都未曾知晓,她只是使用过一遍的易容术,公生却可以达到炉火纯青。

    伪装成工藤新一,在每一个毛利兰需要的时间点出现。

    工藤新一会因为臭屁、探案、踢足球而毁约甚至抛下毛利兰,就会有另一个‘工藤新一’来完成新兰永恒的故事。

    真实的工藤新一享受着毛利兰的照顾,名曰爱情。

    虚假的工藤新一担负起毛利兰的一切,名曰责任。

    这样,维持十年。

    ……

    昏暗的房间里,公生松开怀抱中的毛利兰。

    “叮铃铃————!”

    电话忽然响动,打破姐弟二人维持的安静。

    “姐姐,我接个电话。”

    公生从口袋里摸出蓝色的翻盖手机,查看荧幕上的来电标签,是吉田家的家长打来,似乎尚未找到步美,所以准备二次询问。

    按下接通键位。

    但,手机也被夺走。

    她再次挤入怀里,斜靠着在公生的胸膛位置,属于她的纤纤玉手捏住蓝色的手机,为男孩放在耳边。

    “弟弟,让姐姐任性一会。”

    小兰轻声在倚靠的位置,向没有接听电话的另一边耳朵,轻声说道。

    再将头埋下去。

    倚靠着衣领处,枕在肩膀上,听着心脏的微弱波动。

    “嗯。”

    低下头,侧脸压住毛利兰的刘海,贴住那还有残余汗液的额头。

    “你好,这里是毛利公生,请问有何事情?”

    电话的另一边,声音嘈杂。

    车流汇聚的街道,还有警笛的响起,全程用跑步的方式移动,就算是此刻拨打电话也是在快速移动的状态。

    还有逢人见面就抓住询问是否见到小女孩。

    “您好,我是昨天吉田步美的家长,是想询问一下,我家步美在不在您那里?”

    声音重喘,吉田太太努力保持说话的连贯,努力寻找关于吉田步美的线索。

    “抱歉,吉田步美并不在我这里,请问这孩子又失踪了吗?”

    轻拍姐姐的后背。

    公生知晓自己没办法继续坐在家中,电话已经打到这里,就无法制止不管。

    十点了。

    “对不起,打扰了。”

    电话另一头,听到令人失望的消息,不再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只听见“噗通”一声,像是膝盖跌在地面的声音,再接着就是听见哭泣。

    一个家失去孩子,会瞬间崩溃。

    公生无法倚靠‘剧情’,期待工藤新一去破解谜题,或者是江户川柯南拯救吉田步美。

    按下挂断键,公生也从椅子上站起身。

    “弟弟,你的身体……”

    毛利兰看向公生,担心对方此刻的状态根本无法再继续忙碌。

    “姐姐,没关系的,只是出去帮忙找个小女孩。”

    已经拿起机车的钥匙。

    至少作为曾经的帝丹小学部学生会会长,公生必须出去找到吉田步美。

    站在一旁,毛利兰想要继续说出来的关心话语,没有继续说出。

    做出选择……

    是继续停留原地,做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女孩,只能看着弟弟的背影,做出无力的祈祷。

    还是……

    毛利兰向前一步,跟上公生的脚步,一个用力从背后的抱住面前的男孩。

    “姐姐陪你一起,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事情,姐姐能照顾到你。”

    至少,陪在身边,就不会发生坏事。

    靠住弟弟的后背。

    这就是决定,毛利兰选择拿起姐姐的责任,作为姐姐担负起对自己弟弟的照顾与陪伴。

    “好,我们一起去。”

    蹲下身,公生双手后放。

    托起毛利兰的臀部,背起感受轻盈若无物的她,一步步的走出房间。

    自己才是‘工藤新一’。

    坚守毛利公生的身份,用全心去照顾姐姐,却也拿起属于‘工藤新一’的责任,用全部的力气保护这个女孩。

    所以,根本不会嫌弃她什么都不会,只会怪罪自己没有关心到她。

    ‘我们只是互相照顾的姐弟’。

    公生背着毛利兰踏出房间,向着家门前走去,惹起沙发方向的三位女士注意,三道目光齐刷刷看向姐弟二人。

    “母后,干妈,我出去找走失的女孩,晚一些回来。”

    向投射来担心目光的妃英理与木之下说道,公生知道两人都在担心自己。

    而趴在弟弟背后的毛利兰也抬起头。

    “妈妈,木之下老师,我会陪在弟弟身边的,照顾他。”

    双手紧紧搂住公生的颈子。

    见到这一幕,妃英理原先的担心也就放心下来,露出无奈的表情与宠溺的笑容。

    “嗯,路上小心。”

    就当做,这是自己造的孽吧。

    谁让这个肚皮太不争气了,将最好的一对男孩与女孩同时孕育出来。

    只能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未来的问题。

    妃英理看向毛利兰,盯着女儿的短裙,走向衣柜的方向取出一件女士大衣,小跑着来到门前,给毛利兰披上。

    “好好穿着,别着凉了。”

    该做的都做了。

    妃英理上前打开门,看着姐弟二人牵着手从自己面前离开。

    “我们出发了,妈妈!”

    真好。

    妃英理内心忍不住想到,看着女儿与儿子小跑离开的背影,再一起消失在电梯转交。

    只不过……

    手捂住小腹位置,饥饿感涌出。

    “其实,就这样维持着家人,挺好的。”

    想儿子做的料理,最想看到的也是儿子一人在厨房制作料理的模样,而最为期待的则是儿子端菜上桌。

    一桌美食,都是为了自己而准备。

    照顾,也只是照顾自己。

    ……

    【骑乘对决.展开!!!】

    银白色的疾驰机车,打开远光灯照耀黑暗的路线,高速移动在道路,穿梭一辆又一辆的车子之间。

    公生驾驭方向,向着东京铁塔的方向赶去。

    “弟弟,我们去哪找这个小女孩?”

    紧抱住前面男孩,戴着头盔,毛利兰大声询问。

    “不,我已经找到这个女孩了。”

    公生再次提速。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