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 番外之七 林下春

    沈望兰因是鬼胎,后因机缘化为人身,一直修炼到了结丹才逐渐长大。

    当他三十岁的时候,身体还是十六岁少年的模样,可嫩了。

    为了庆祝他结丹,沈顾容带他去剑阁买剑。

    沈望兰长相极其像沈扶霁,瞧着温润如玉,实际上是个插科打诨的性子,和他不熟的几乎都被他骗过去。

    两人到了剑阁,阁主欢天喜地来迎他们。

    沈顾容淡淡点头,拢着宽袖,带着沈望兰轻门熟路地到了剑冢。

    作者有话要说:沈望兰自幼跟着沈顾容长大,随后又拜入了三界第一神医林束和门下,三界人尽皆知,因为沈顾容太过宠爱沈望兰,又加上两人长相极其相似,有许多人都以为这孩子是沈顾容的私生子。

    阁主一瞧见是沈圣君带着小圣君过来选剑的,就知道是大单子,扔下轮椅健步如飞,对着头一回来剑冢的沈望兰介绍剑。

    “小圣君修得是鬼道,最好不要挑选凶剑,否则很难驯服。”

    芝兰玉树的少年微微挑眉,满身朝气风华:“我要选凶剑。”

    阁主一愣,才好言劝道:“小圣君,这凶剑您着实驾驭不了……”

    沈顾容瞥了他一眼。

    阁主立刻改口,道:“但按照小圣君的天赋修为,哪有驾驭不了的剑,您可以挑选排行靠后些的凶剑,这样会……”

    他还没说完,沈望兰抬手一指,张狂道:“我要林下春。”

    阁主:“……”

    就连沈顾容都微微挑眉:“你确定?”

    几十年前沈顾容已经把和林下春结下的契解了,林下春孤身一人窝在剑冢中舒舒服服地过日子,惬意得不行。

    因为林下春是沈顾容曾经用过的剑,有了圣君的威名,无人敢再来和他结契,导致林下春过了许久无人打扰地惬意生活。

    而他的好日子,在今日戛然而止。

    林下春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瞪瞪被人给强行唤醒了。

    他脾气很好,也没什么起床气,慢悠悠地在识海化为人形,看到侵入他剑海的少年,突然一愣。

    林下春睡懵了,有些不认人,呆呆道:“圣君?”

    沈望兰冲他弯着眸子笑:“不是哦,我是小圣君。”

    林下春大概没想到有人会这么不要脸地称呼自己为小圣君,呆了一下,沈望兰就已经倾身过来,拽着他的衣襟,笑吟吟道:“叔叔,我寻到你了。”

    林下春呆呆看了他半天,才意识到这个孩子就是当年沈顾容让他将其送到离人峰的沈望兰。

    他“哦”了一声,说:“我能回去睡觉了吗?”

    “不能的。”沈望兰笑道,“我要叔叔做我的本命剑。”

    林下春歪头,软声拒绝:“我不要。”

    沈望兰挑眉,朝气蓬勃,全是林下春最招架不住的意气风发:“可我就是要您。”

    林下春困倦得不行,觉得做人剑灵好麻烦,但觉得拒绝这种固执的小崽子好像更麻烦,所以只能拧着眉头冥思苦想,没一会就累了。

    “我好累。”林下春说,“我不想思考,不想选择,你放过我吧。”

    “您只想怕麻烦是吗?”沈望兰问。

    林下春点头:“对。”

    沈望兰柔声哄他:“您只要做了我的剑,我不会让您做任何事情,您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好吗?”

    林下春疑惑看着他,想要问“那你要我做什么”,但话还没开口,他就觉得好麻烦。

    “真的吗?”

    沈望兰眸子轻动,轻轻笑了起来:“真的。”

    林下春懒得再质问,点头道:“好。”

    沈望兰眸子眯了起来。

    片刻后,沈望兰握着林下春从剑冢中出来,朝着沈顾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沈顾容没想到林下春竟然真的再次认主了,诧异道:“你怎么说服他的?”

    沈望兰满脸人畜无害地笑:“我承诺他,做了我的剑,他想睡多久睡多久,谁都不会打扰他。”

    沈顾容:“……”

    那的确是林下春会答应的条件。

    沈顾容叹了一口气,道:“那往后你可要好好待他,他真的很怕麻烦的。”

    沈望兰勾唇一笑:“自然。”

    他轻轻摸索着林下春的剑身,眸子中全是柔光。

    沈望兰在回溏城待了百年,第一次真正出去便是牵着林下春的手离开的。

    那时,他第一次看到了日初,看到了满世繁华,看到了万千红尘从指间流过。

    林下春牵着他的手,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第一次见大世面的沈望兰连脚底的泥沙都是极其新奇的,他喃喃问林下春:“叔叔,我是在做梦吗?”

    林下春觉得孩子就是麻烦,这种小事还要问。

    他停下步子,抬手敲了沈望兰一记,大概到中途他就懒了,所以打得也不痛。

    林下春道:“痛,就不是梦。”

    沈望兰抚摸着额头,眼巴巴地看着林下春。

    林下春有些头疼,但又招架不住这样的神情,索性弯下腰将他抱起来,为他用懒得几乎不想动嘴唇的声音讲解。

    “那是日初。”

    “那是流海。”

    “那是繁花。”

    那是繁华世间。

    沈望兰一生最令他魂牵梦绕的,便是他第一次出回溏城,一身懒骨的男人忍着困倦,将他抱在怀中,为他一一讲解三千世界。

    他稚嫩的手拽着男人的衣带。

    数十年后,他已经长大成人,手紧紧握着林下春的剑柄,将其整个包围在温热的掌心中。

    我找到你了。

    【完结】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