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双也在思考,弄了光复军去百济恶心东瀛人,剩下的事情要好好筹划了。

    这两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可能爆发,日耳曼那个二愣子经济发展到了一个瓶颈。

    借助于化学工业的快速发展及山寨几个老牌列强的工业产品,现在面临着要进一步发展就需要原料和市场的难题。

    刘大双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可华夏人口多、地方大,光靠一个国内循环都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可日耳曼不行啊!现在已经是欧洲第一,世界第二,殖民地少的可怜,只有太平洋上几个鸡肋一般的小岛。本身国土面积不大,几个列强生产的工业品同质化极为严重,互相之间的竞争绝对是你死我活的。

    日耳曼现在得到了刘大双的坦k车和飞机制造技术,最重要的是作战理念有了重大转变。

    刘大双估计,现在的日耳曼军事力量要比上一世同期日耳曼强大很多。这个二愣子国家很可能要对约翰牛和高卢鸡动手,重新瓜分世界。

    必须早做准备,一旦二愣子动手,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到时候各列强自顾不暇,会给华夏留出几年发展时间。只要华夏抓住机会,凭借着华夏人口和资源的优势,何愁不成为一个列强国家。

    跟东瀛是个持久战,现在就要积蓄力量。可以先做些准备,一旦欧美列强开战,各种军需物资的需求将是天文数字。

    醋酸纤维是个好东西,刘大双把它和蚕丝混纺做成丝绸。然后,让人缝了个蘑菇形状,用几条绳子固定好。

    带着这顶“白蘑菇”,刘大双去找冯如。

    “刘主席好!”一见面,冯如一个立正,敬了个礼。

    “冯队长,今天我可给你带来个好东西。”刘大双笑眯眯地说。

    “是吗?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冯如急不可耐。

    他可是知道,他们这位年轻的刘主席,经常会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往往又都是超级实用的东西。

    “走!去外面!”刘大双一摆手,当先出去了。

    外面是一个警卫排的人,分乘坐十部汽车。

    刘大双现在是牛叉闪闪的,在靖安出行,必有一个警卫排跟随。如果出外,少则一个连,多则一个营,轻重武器带齐。有时候,还要侦察机高空警戒侦察。

    出了门外,刘大双对丁志军说:“把东西拿出来!”

    “是!”丁志军答应了一声,又转头喊了一句:“警戒!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警卫排人员迅速散开,几个方向站好。

    丁志军从车上拿出一个白布包,展开后,一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平摊在地上。

    “这是什么?”冯如疑惑地问。

    “这可是好东西,叫做降落伞。”刘大双笑笑说。

    “降落伞?嘎哈用的?”冯如东北呆久了,张嘴也是大碴子味儿。

    “我给你讲个故事,咱们老祖宗有个舜帝,他年轻的时候,有一天正在高高的谷仓上干活。突然间,谷仓下面起了大火,有人要暗害他。他想跳下来,可是,谷仓太高,跳下来非死即伤。左右看看,有两顶斗笠,他急中生智,一手举起一个斗笠,安然无恙地跳了下来。”

    刘大双笑眯眯地讲着故事,眼睛也看着冯如。

    听完了故事,冯如低头想了半天,抬起头有些迟疑地说:“刘主席,你是说这个降落伞和斗笠一样,人从高处跳下来没事?”

    “不是高处,是从飞机上跳下来没事!”刘大双哈哈大笑。

    “刘主席,你开玩笑吧?这么软的一块布能有啥用!”冯如摇摇头。

    “试试就知道了!”

    “这怎么试?人命关天的。”

    “谁让你拿人试?拿头羊不行吗?”刘大双说。

    “对呀!我去买头羊。”冯如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得了,羊买好了!你叫人开飞机绑了羊上去。”刘大双又笑了。

    “好!什么高度往下扔?”冯如问道。

    “一千米。”

    “ok!”冯如打了个响指。

    北大岗往西十里大甸子上,刘大双带着冯如一帮人等着飞机的到来。

    初夏的靖安,草刚刚返绿,大草甸子还是黄绿相间。

    天很蓝很蓝,一丝丝白云也显得特别白。就是风有点大,吹在人身上还是凉凉的。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架飞机从东边飞了过来。

    也许是看见了刘大双他们,飞机的翅膀抖了抖,然后开始盘旋着升高。

    飞机变得很小了,突然间,湛蓝的天空中,犹如一朵洁白的花朵盛开了,一顶白白的降落伞在空中打开,缓缓下降。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