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概率论

    70

    一想到宝钻戒指,马丁又想到了那个仪式。

    也不知道卡兰先生的进阶仪式什么时候准备好……

    【序列8:学者,经验值:562/1000】

    这本故事书前前后后为他贡献了大概30点经验值。

    按照现在的进度,大概半个月出头就能摸到序列7的门槛了。

    马丁在藏书室待了一会儿之后,关上门,将陈旧的味道锁在房间内,然后下了楼。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 iiread。

    回到休息室时,卡珊女士正站在桌尾,品尝他打包带回来的曲奇饼干。

    房间也里只剩下了卡珊女士和多里亚尼。

    多里亚尼正在看着一份档案。

    “弗莱和阿尔德已经分到了其他的案件,这案子就要落在你们身上了。”卡珊拿起一张手绢,优雅地擦拭着嘴角,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马丁点头表示没问题,随即又看向多里亚尼,问道:“是什么案件?”

    多里亚尼有些疑惑:“是一起诈骗案。”

    “诈骗?”

    马丁微微愣了一下,又将目光看向了卡珊女士,“这种案件不归我们管吧?”

    卡珊轻轻的拍了拍手,咽下口中的食物,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案件中的嫌疑人可能带有超凡力量,只需要去确认一下就行了。”

    档案并不复杂,只有简单的两页,等到多里亚尼将档案看完,马丁接过来快速扫了两眼。

    嫌疑人是一个街头艺人,自称芬多,擅长各种把戏、魔术。

    这种人在港口码头也不少。

    每当天气晴朗,都能在酒馆里、街角间、饭馆前看到他们的身影。

    往往是凭借手上功夫灵活,表演一些戏法来博取赏钱。

    得益于法拉林堡经济的发达,尤其是在码头一带,大家兜里都算有些闲钱。

    这些人靠着在码头卖艺,也能混个温饱。

    甚至有那种技艺超凡的人,可以成为大角儿,积累一些名气之后,到一些大剧院去表演,赚得盆满钵满。

    这个芬多只能算是这群人之中普通的一个,属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那种。

    不过此人好赌,经常出入一些地下赌场。

    法拉林地区的社会环境虽然宽松,但实际上在法律方面的条文已经非常完善。

    当局明令禁止聚众赌博,处罚极为严厉,所以不存在正规的赌场。

    不过,一些水手往往喜欢在酒馆里赌。

    桌子一拼,十来个人就一边喝酒一边大呼小叫地摇骰子。

    酒馆方面也不会抽水,就靠着酒水和小吃挣钱。

    规模小,娱乐消遣的性质更多,所以只要规模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官方也懒得管。

    芬多连续洗劫了十多个这样的酒馆赌桌之后,就被盯上了。

    当然,他的档案出现在时匠大厅的原因,是因为他在赌桌上赢了一个商人的钱,商人想要找回场子,结果却离奇死在家里。

    戍卫队调查时发现了这一点,将芬多当做嫌疑人,然而最后发现商人是意外死亡。

    但是对于芬多的调查却找到了更多疑点。

    ……

    档案里给出了芬多经常出没的几个酒馆。

    原以为要等到傍晚,水手和搬运工们下班之后,才能在酒馆里找到他,结果刚来到郁金香码头,马丁和多里亚尼就见到了正在街头变戏法的芬多。

    一个穿着吊带裤、半长头发杂乱耸立的矮瘦男人。

    他的面前放着一张简单的折叠木桌。

    桌前有一个胖胖的男人,围着一圈还有几个看热闹的。

    马丁来到围观群众身边,看向桌上。

    胖胖的男人满头大汗,正在晃动着手里的一个木筒。

    骰子在里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从动作来看,男人算不上十分熟练,甚至还有些笨拙,不像是经常玩骰子的人。

    桌上还有一个金属盘子,里面有着一大把银币,马丁甚至还看到了一枚金币。

    粗略目测了一下数量,这盘钱币的数量可不少了,这些围观的水手辛苦一个月也未必能挣到这么多钱,难怪吸引了如此多人的目光。

    这么多钱,绝不可能是靠打赏挣来的。

    这些街头风卖艺的手艺人,最常见的打赏应该是铜币。

    可盘子里偏偏一个铜币都没有。

    围观的人中,总有一些人的视线忍不住停留在盘中堆叠的银币上。

    不过,两名执勤的戍卫队员就在十米开外的治安岗里,他们手上的火枪制止了无数的斗殴。

    同样也将旁边那些做着一夜暴富梦的人,硬生生的拉回了现实,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将拽在手上的钱币又乖乖放回了钱袋子里,只在一旁看热闹。

    马丁今天穿着便装,虽然和工人的“便装”有一定区别,但不算太扎眼,所以没有引起围观群众的注意。

    多里亚尼则是穿着制服,灰色风衣上的时钟徽记没有哪个法拉林人不认识。

    考虑到这衣服对于普通民众的威慑力太高,马丁只能让她先在旁边等一等了。

    哐当!

    木筒被重重的扣在桌上,骰子在里面碰撞着停下,发出了最后几声脆响。

    胖子的脸上也流下来几颗豆大的汗珠。

    芬多脸上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摊了摊右手,示意胖子打开骰筒。

    木筒移开,里面的骰子露了出来。

    三点。

    木筒下只有一个骰子,六面的正方体,材质是乳白色的石头,上面红色的点数十分显眼。

    围观的人纷纷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盯着木筒下的骰子。

    然后发出叹息的哄声。

    “哈!没中!”

    “这家伙手气太差了,老天都不眷顾他。”

    “这是第几次了,第四次还是第五次?”

    “第五次了!还想再摇,就得六枚银币了。你说他还会继续吗?”

    “啊?不会了!肯定不会了!因为这家伙明显没钱了。如果他有钱了,肯定会毫不犹豫继续的!”

    ……

    胖子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浑浑噩噩,手里的木筒没拿稳,从掌中掉落。

    不过没有听到砸在地上的声音,因为刚一脱手,就被芬多灵巧地接住了。

    “先生,还要继续游戏吗?”

    芬多扬眉问道,脸上带着诚恳的笑容。

    胖子捏了捏兜里最后两个银币,犹豫了下,最后摇了摇头,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来,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胖子离开后,一直没有下一位“顾客”出现,围观的十来个人也觉得有些无趣,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些折射出诱人光芒的钱币,三三两两的慢慢散去……

    最后,小摊跟前就只剩下了马丁一个人突兀的站在那里。

    芬多整个过程之中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边惬意的吹着口哨,一边熟练的清点盘子里的银币。

    婉转的旋律,十分轻快,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马丁从兜里掏出了两个银币,在手里上下轻轻的抛动着,撞击出悦耳的声音。

    “怎么玩的?”他淡淡问了一句。

    芬多像是刚看见马丁,抬起头来,立刻露出了谦卑的笑容:“大人,你要玩的话,免费!”

    哗啦啦……

    马丁沉着脸,将两枚银币准确的抛进了盘子里,再次开口。

    “说说你的规矩,让我看看合不合情理。”

    在一旁看了这么一会儿,再加上前一世总结的经验,对于芬多的挣钱手段,马丁心里大概有了数。

    芬多一听这话立即就变成了苦瓜脸。

    他看了看远处穿着制服、正盯着这边的多里亚尼,又回头看了看同样盯着这边,表情有些严肃的两个戍卫队员,脸上重又挤出了一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对于自己身份的暴露,马丁倒是没太大意外。

    在码头上能穿得如此工整的,一般都是老板或者来此交接的客户。

    远处的多里亚尼虽然没有靠近,但特别的制服早就引起了四周的人注意。

    加上马丁还是和多里亚尼一起走下的马车……

    像芬多这样的老手,总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

    他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两位的不同寻常。

    只是狡猾如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甚至他从马丁的气质上也判断出了一些东西,所以才会是刚才那种态度。

    只可惜马丁是冲着他来的,根本没机会蒙混过关。

    “说说你的规矩!”马丁语气严厉了一些,目光带着警告之色。

    芬多立刻老老实实介绍了起来:“每位顾客先说一个数字,有三次摇骰子的机会,摇出一次他事先选的数字就能翻倍收回本金,要是摇出来三次,十倍!”

    “第一次玩一枚银币,后续每次加一枚……”

    看不出来,还是个利用概率论来赚钱的高手。

    马丁通过简单的心算,就明白了其中的问题,只要有人玩,芬多就不可能亏。

    三次摇骰子,摇出目标数字就能翻倍。

    一共只有六个数字,看上去概率是一半,但实际上概率只有四成出头。

    至于三次全都一样,那概率太低。

    这种小游戏在后世常见于公园边上,形式换成了其他模样,例如象棋残局、转盘游戏等等。

    规矩看上去更加公平,但有点脑子的稍微一琢磨就不难明白,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冤大头愿意去碰碰运气,博取高额的彩金。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