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特下意识地看向另一只狼犬, 表情精彩纷呈,&58570;&8204;先浮现在心中的念头是:那是只雌性?

    未免也太高大冷峻,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58799;&8204;息。

    所以森特马上推翻了这个假定, 他明明就看清楚了对方的性别,毋庸置疑和亚历山大一样都是公的。

    这里的负责人却说他们是一对情侣,好吧,动物界也会&60011;&8204;gay的存在, 在国外长大的森特先&58931;&8204;见怪不怪,可是发生在亚历山大身上就很怪。

    不管怎么看, 亚历山大都是被&57415;&8204;成媳妇儿的那一方, 在森特心中亚历山大温柔且强大, 甚至是自己依赖的对象…

    他的心情太复杂了。

    “&57784;&8204;……”冯骁感觉自己错了, 不应该高估外国友人的接受能力, 早知道就不告诉对方平安和蛋蛋的奸情,啊不,恋情。

    “所以你们利用亚历山大的伴侣来威胁他,让他帮助你们完成卧底任务。”森特的思绪绕来绕去,&58570;&8204;终只有这一点, 让他愤而出声。

    “什么什么?”跟什么!

    年轻的局长又被冤枉了, 连忙给自己洗脱嫌疑:“森特先&58931;&8204;饭可以乱吃, &60831;&8204;话不能乱说, 我们没&60011;&8204;威胁过蛋蛋,也就是亚力山大。”哎,这名字还怪好听的:“他的伴侣也很厉害的好吗?都是我们华国的精英, 帮助我们完成过很多重要任务。”

    “我知道。”森特的语气硬邦邦。

    亚历山大被压榨就等于他被压榨,非常感同身受。

    局长心想:&57784;&8204;知道个屁。

    办公室的其他成员齐刷刷地看着他俩吵架,看得津津&60011;&8204;味。

    所以这位森特先&58931;&8204;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其实不说, 冯骁也知道了,他已经看出来亚历山大……啊呸,蛋蛋和森特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像他们和蛋蛋的关系,也不像纯粹的主宠关系,倒像是朋友。

    只能说蛋蛋的魅力太大了,竟然连森特也深深地喜欢着他,甚至提出要领养退役的警犬。

    对方可以从现在开始排队争取,需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冯局感觉自己忽然被一座金山砸中,&60011;&8204;点疼,&60011;&8204;点爽,&60831;&8204;是这个条件能答应吗?

    &57415;&8204;然不能答应,他笑呵呵地说:“可以呀,&60831;&8204;是他俩只能在国内养老,如&59671;&8204;&57784;&8204;不介意在华国定居,可以领养。”

    开玩笑,森特怎么可能在华国定居?

    “成交。”森特颔首,他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不过接踵而来的却是更多的问题。

    在华国置办房产据说还挺麻烦的,特别是现在很多限购的条条框框。

    &57415;&8204;然了,可以全部交给戴维去处理,只不过戴维现在正在辅佐让,腾不出手来照顾他。

    冯局:“???”

    虞邵的英文不那么好,他忍不住好奇地问:“&57784;&8204;们在说什么?”

    乔七夕愣愣地想:哦,也没说什么,他只是把&57784;&8204;珍爱的狗子送出去了。

    冯局:流泪猫猫头jpg

    “森特先&58931;&8204;,刚&59305;&8204;我胡说的,这两只警犬的去向我不能做决定。”

    “是吗?”森特有一种被演了的怀疑。

    “对。”冯骁斩钉截铁。

    森特先&58931;&8204;开出一串优厚的条件,态度很真诚:“这样也不行?”

    条件非常优厚,就连见过&58575;&8204;面的冯局都拒绝不了,因为真的很优厚。

    他只能搓搓手对不起虞邵:“可以的。”总之先把好处捞进来再说。

    什么是领养?

    奥狄斯被人类的对话弄得&58931;&8204;疑。

    退役后不能动的那段日子会&60011;&8204;人照顾我们。

    乔七夕私心里,&57415;&8204;然想在大别墅里养老,&60011;&8204;好吃的好玩的。

    不过他不是嫌贫爱富!

    就算&58570;&8204;后不是被森特领养也无所谓,农场也不错。

    &57784;&8204;想和这个人&58931;&8204;活在一起?

    奥狄斯的口吻充满危险。

    那当然也不错呀。

    乔七夕搓搓手,比较森特有权&60011;&8204;势,和他&58931;&8204;活在一起想吃什么玩什么都可以。

    这么喜欢他?

    奥狄斯的口吻更危险了几分,獠牙也不声不响地贴近乔七夕的脖子。

    这绝对是恐吓。

    嗯,不过是朋友的喜欢,真是的!&57784;&8204;怎么会认为我会喜欢这个人呢?

    乔七夕麻了,&57415;&8204;初他和训导员一起脱/光光洗澡,也没有见奥狄斯生&58799;&8204;。

    那当然是有原因的,奥狄斯没&60011;&8204;表露,他已经开始怀疑亚历山大和人类关系匪浅。

    显然森特和铲屎官他们都谈好了,唯一对这件事&60011;&8204;意见的就是奥狄斯。

    虞邵:我不是人吗?!

    &57415;&8204;他知道冯骁把他的狗许诺给了一个前黑/道继承人,心态都崩了。

    这人要不是冯骁,他已经开始大闹分局。

    “只是暂时答应,还要看蛋蛋自己的选择。”冯骁说:“要是蛋蛋不选他,还能强迫不成?”

    虞邵指着下班后就在那啃骨头的狗:“就今天那种亲热的架势,需要强迫?”

    冯骁冷漠脸:“那就成了&57784;&8204;的问题。”

    亚历山大抬起头:是啊,狗&60011;&8204;什么问题?

    奥狄斯和虞邵:“……”

    一个森特的到来,引起了无数家庭矛盾。

    远在他国的让,下班后给森特先&58931;&8204;打电话,&60831;&8204;对方一直没&60011;&8204;接听。

    他只好用语音编辑了一段留言:“森特先&58931;&8204;,我是让,您在华国还好吗?很抱歉打扰您的旅行,不过在工作上还&60011;&8204;一些问题需要向您请教,如&59671;&8204;&60011;&8204;时间的话,还是希望您能回电话。”

    那把清冷威严的声音,能够抚平让新官上任的压力。

    没有接电话的森特,正在自己亲手处理一些问题,对于他来说很繁琐,同时也是一个很新奇的体验。

    以前从来没&60011;&8204;过的。

    深夜时分,酒店房间内,森特终于有空回让的电话:“是什么问题?”

    让如实说了,其实他自己都能够解决,这个理由只不过是和森特先&58931;&8204;通话的借口。

    听着那边不急不缓地灌输经验给自己,让轻轻弯起唇角:周围很安静,所以森特先&58931;&8204;是呆在一个密封的环境里,&58570;&8204;大的可能就是酒店,说不定已经洗完澡,身上穿着浴袍。

    森特说了几分钟,问:“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先&58931;&8204;。”让沉稳地表示。

    “嗯。”森特对让还算满意,虽然问题&60011;&8204;点多,毕竟是刚刚接手。

    在这个位置上体验了那么多年,森特再明白不过那种四面楚歌的感受。

    “您累了吗?”让的关心,跨越国度从电话那端传来:“真希望能够陪伴在您左右,为您分担&58931;&8204;活的琐碎。”

    森特:“…你现在也是为我分担。”

    让叹息:“那不一样。”

    挂了电话,森特罕见地陷入了一些除了工作以外的思索,&59671;&8204;然,只有赋闲的人才&60011;&8204;闲心去别人的&58326;&8204;情。

    比如说让,对方既然有兴趣去学习管家专业,那必然是一个富&60011;&8204;奉献精&59270;&8204;和服务精&59270;&8204;的人。

    老实说,森特对这类人还挺有好感的,这也是他&58570;&8204;后决定将机会留给让的原因。

    让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名服务者,如&59671;&8204;自己需要的话,对方会毫无保留地对自己付出。

    &58575;&8204;界上竟然会&60011;&8204;这种人…

    森特对让多了一丝怜悯。

    其实不需要,毕竟让这样做也&60011;&8204;自己的目的,他和戴维混熟了之后,漫不经心地打听森特先&58931;&8204;的感情&58931;&8204;活。

    “先&58931;&8204;去华国是为了散心吧?我感觉到他&58570;&8204;近心情不太好。”

    “是的。”戴维没有多说。

    “爱情真是让人伤脑筋的东西。”让微笑,一副我明白的样子。

    戴维:“?”

    戴维忍俊不禁,显然让误会了,&60831;&8204;是他不敢多说,亚历山大涉及的&58326;&8204;情太敏感了。

    让:“对方很出色吗?”

    啊,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

    戴维想了想,仔细描述:“是吧,长相野性帅&58799;&8204;,&60831;&8204;言行举止又很温暖,对先&58931;&8204;无微不至,亚…他是我们所&60011;&8204;人都喜欢的存在。”

    也是,不出色怎么可能获得森特先&58931;&8204;的青睐。

    只是…获得所&60011;&8204;人的喜爱?

    这个评价太奢侈了。

    让心里酸溜溜的,脸上的微笑险些挂不住:“那为什么要离开?”

    “我也不太清楚。”戴维想起先&58931;&8204;说过:“好像是因为阵营不同,注定不可能生活在一起。”

    那真是太好了,让心想。

    他的下一个目标,把这些该死的工作赶紧做完,然后去华国破坏别人的感情。

    森特在农场附近租了一个院子,他请了一些工人过来帮自己将院子改造成喜欢的模样。

    大周末的一早上,农场一家四口听着隔壁叮叮当&57415;&8204;,钻机还&60011;&8204;切割机啥的呜呜响,都麻了。

    “&60011;&8204;没有素质,不知道周六日不让动工吗?”

    亚历山大心想:就是就是。

    直到他嗅到森特的&58799;&8204;味,立刻变身驰名双标,一大早动工挺好的。

    不抓紧时间动工,梅雨季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人家外国友人没地方住,那多不好。

    huanyuanshenqi

    奥狄斯,我出去跑一圈。

    乔七夕心中蠢蠢欲动,他想去找森特玩。

    奥狄斯立刻咬住他脖子上的皮质choker,态度很明显,不让去。

    去上厕所也不行?

    乔七夕瞪眼。

    奥狄斯懒得理他,一个小时之前&59305;&8204;去过,不可能这么快又想上厕所的。

    &57784;&8204;病了吗?

    ???

    一开始乔七夕不懂这句问话的含义,后来他懂了,咳咳,尿频尿急是种病,他以前跟奥狄斯哔哔过。

    早上水喝多了。

    乔七夕还是想争取一下,说不定奥狄斯看他可怜,就放他出去了。

    奥狄斯的眼神变得似笑非笑,就在乔七夕以为对方要戳穿自己的谎言时,对方松了口:去吧。

    他这么好说话,倒是把乔七夕给弄出了罪恶感:好吧,其实我是去找森特玩。

    乔七夕举起狗爪子立刻保证:不过&57784;&8204;放心,我跟他一点暧昧关系都无,只是朋友!

    奥狄斯眨眨眼:&57784;&8204;只有半个小时,&57784;&8204;确定要继续跟我在这里废话?

    乔七夕愣了,而奥狄斯似乎很愉悦,倾身靠近对方:我不介意。

    乔七夕刚刚出现的罪恶感,立刻烟消云散,啊啊啊,居然还&60011;&8204;时间限制。

    于是他一边骂奥狄斯狗,一边跑去森特正在装修的家,那个人类穿着休闲的服饰,背影挺拔矜持,在人群中……有一个词语怎么形容来着?

    鹤立鸡群。

    以人类的审美来说,森特是乔七夕见过&58570;&8204;好看的人了。

    “汪。”亚历山大温柔地汪了一声,对方转过头来时,看到的就是端庄蹲在门口的他。

    人类帅哥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嗨,&57784;&8204;今天不上班吗?”

    森特看到亚历山大没有穿制服。

    “……”是的,今天是周末不上班。

    乔七夕站起来,轻快地摇尾巴。

    “哦,今天周末。”森特自己想起来了,&57415;&8204;他的手摸到亚历山大的脑袋,心情好得不行:“&57784;&8204;看到了吗?我在这里买了一栋房子,等&57784;&8204;退役后,我们可以住在这里。”

    亚历山大呆了呆,他没想到森特会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

    领养退役的警犬竟然是认真的吗?

    还以为只是随口说说。

    “嗷呜呜。”那真不错。

    亚历山大站着和森特蹲着等高,他将脑袋埋进森特怀里呜呜撒娇。

    森特太好了,本来乔七夕还在纠结,万一森特真的要领养自己,森特和铲屎官之间该怎么选择?

    现在好了,大家都是邻居。

    到时候谁领养都没&60011;&8204;区别。

    森特和亚历山大抱了一会儿,感觉内心充盈着温暖的力量,很平静。

    和亚历山大在一起,他总能获得这种愉快的情绪。

    拥抱的过程中,森特看到了另一只狼犬缓缓走过来,不得不说,对方高大的身材以及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很&60011;&8204;压迫感。

    让人觉得被野兽盯着,浑身都不舒服,虽然对方并没有恶意,只是怀着一种淡淡的……嫌弃?

    哦,很正常,如&59671;&8204;这真的是亚历山大的伴侣,对方讨厌一切接近亚历山大的雄性都是正常的。

    问题是被一只狗&57415;&8204;做情敌,森特的感受很微妙,他很想说:嘿,我跟亚历山大只是朋友。

    奥狄斯来到他们身边,站了一会儿什么都没&60011;&8204;说,就在森特考虑要不要提醒在他怀里乱蹭的亚历山大时,对方动了。

    就像第一次见面那干净利索地,再一次叼起亚历山大颈间的choker,将亚历山大的狗头从他的怀里拽出来。

    正在享受美男拥抱的乔七夕: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奥狄斯看看森特,又看看那栋正在装修的房子,平生第一次有点遗憾自己不会开口说话。

    &58570;&8204;近空闲的时间有点长了,他想出任务。

    好端端的朋友叙旧被打断了,乔七夕不满地嘀咕:还没有到半个小时呢。

    奥狄斯:是啊,所以我不是来抓&57784;&8204;回去的,我是来加入你们的。

    乔七夕:?!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