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玄阴之眼

    令狐老祖清楚洛虹不是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对其要探索钟灵山脉的事并不如何担心。

    此间事了,令狐老祖还有其他宗门事务处理,与洛虹寒暄两句后便离去了。

    雷万鹤有任务在身,瞧了一眼聂盈之后,也紧随着离去。

    确认聂盈的气息平稳,再无危险后,慕容兄弟向洛虹道谢一番,就遁出了洞府。

    现在内室之中,便只剩下萧翠儿一人在照顾聂盈。

    洛虹见她忙活完了,由于想要知道关于钟灵山脉的更多事情,便问起了具体的前因后果。

    当得知聂盈是为了一介凡人,才冒险深入钟灵山脉时,洛虹不由惊奇。

    在修仙界,就连最底层炼气期修士对凡人通常都不假颜色。

    若是能选,炼气女修大多宁愿给高阶修士当炉鼎,也不愿与凡人结缘。

    聂盈乃是结丹期修士,对凡人来说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又怎会屈尊降贵,为了一介凡人不顾自己的性命呢?

    似乎是看出了洛虹的疑惑,萧翠儿主动向他解释了一番。

    结果,她这一番解释下来,洛虹发现此事竟与他有一点点的关系。

    当年,刘靖与钟卫娘结成道侣之后,钟刘两大修仙家族可谓是强强联合,给了当时黄枫谷所属的其它修仙家族很大的压力。

    而当时黄枫谷又是初入九国盟,正值立足未稳之际,门派内部的资源争夺一下就被激化了。

    以家族为单位的修仙势力,联合的最佳方式便是联姻。

    王家和聂家因为实力相近,互相不怕对方将自己吞并,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抱团取暖念头。

    聂盈作为聂家年轻一辈中唯一的筑基期修士,被选做了联姻对象。

    出于对家族的责任感,聂盈没有反抗,直接就与王家当代资质最高的族人王元治,结为了道侣。

    虽然聂盈是自愿的,但她素来心高气傲,其实心里是极为不甘心的,所以之后对王元治一直都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王元治却钟情于聂盈,硬是忍下了常年的冷暴力。

    二人就这般奇奇怪怪地相处了几十年后,一次争端揭开了今日之事的序幕。

    当时,聂盈是筑基中期修士,王元治是筑基初期。

    二人刚完成了门派任务,在返回黄枫谷的途中,顺便去了一家小型坊市碰运气。

    不料正好目睹一位玉江国的筑基后期修士,使用卑劣的计量骗取一名巨剑门弟子的灵药。

    聂盈看不过去,当场叫破了对方的计量,让其没有得逞。

    结果,此人怀恨在心,在坊市外埋伏了二人。

    一场恶斗下来,王元治为了让聂盈活命,与对方拼了个同归于尽。

    此事之后,聂盈大受打击。

    其实几十年的朝夕相处,她对王元治早已生出了感情,但因为此前冷惯了,拉不下脸软化下来。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次多管闲事,对方就丢了性命。

    聂盈对此深感自责,甚至差点一蹶不振。

    但此女并也非常人,数月之后她不但迈过了这道坎,而且从此之后修为精进迅速,势如破竹地突破了结丹期。

    直到,意外得到那枚留影珠。

    好家伙,此女当年就是因为韩老魔没有仗义出手,将其教训了一顿,没想到她会因此大吃苦头,当真造化弄人。

    洛虹对此唏嘘不已,仗义出手也得先看看自己的斤两啊,否则便不是仗义出手,而是拎不清。

    若是真有什么不得不报的深仇大恨,也该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瞧瞧人家韩老魔,憋了两百年,愣是修炼到了元婴期,才去将付家灭了满门。

    这才是楷模啊!

    “洛师叔,你既然要进钟灵山脉探查,不妨顺便帮聂师姐完成她的心愿,否则怕是她今后修为都要难以寸进了。”

    萧翠儿说着,将一只玉盒取出,递向洛虹道:

    “此乃聂师姐之前准备用来请师叔出山的宝物。”

    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好奇之下,洛虹微微一招,将玉盒摄到手中。

    盒盖划开后,露出里头一个圆滚滚之物。

    赫然是一颗人的眼珠!

    这是?

    “此乃夫君留给我的一个念想。”

    聂盈不知何时醒了,见洛虹正捧着那只熟悉的玉盒,她虚弱地解释道。

    “聂姐姐,此番你元气大伤,还需静养些时日,勿要乱动!”

    萧翠儿见聂盈想强撑着从床榻上做起,连忙阻止道。

    王家人?眼珠?

    “你夫君莫非是当年那个拥有玄阴之眼,有希望让失传数百年的叱目神光炼成的王家小子?”

    一番联想后,洛虹回忆起了这个在当年颇有名气的新入门弟子。

    “师叔所说,正是亡夫。

    我夫君身亡时虽然只是筑基初期,但他当时功法已有所小成,在玄阴之眼中孕育出了阴气种子。

    他陨落后,此眼便成了一件异宝。

    此事只有我知晓,其余王家人还以为夫君的双眼都在斗法中毁去了。

    我当时本想将此眼留给夫君在家族中的嫡系族人,只可惜夫君这一支的王家族人一直都不争气,数代下来都未出一个修仙者,后来甚至还遭了难。

    当时我以为这就是天意,便渐渐将此事忘却。

    直到,我在留影珠内此人。”

    聂盈被压回床榻上后,手指在腰间一点,取出那颗留影珠,并用法力一催将其激活。

    当洛虹看到留影珠内的那伙怪异修士时,他立刻就确定了这些人是被域外天魔附了身。

    在域外天魔附身这件事上,洛虹敢拍胸脯说,在人界没有人比他更懂!

    呵呵,灰影邪物,天魔附身,越来越有意思了。

    感兴趣的同时,洛虹也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不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而今他就在北凉国修炼,钟灵山脉的问题若是爆发,他就是是第一批遭殃的。

    就算阻止不了,也得了解大致的情况,免得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然只要理智的想一下,钟鸣山脉中不太可能有太过危险的事物,毕竟有隔界之力存在,人界就算与域外连通了,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钻得过来的。

    所以,只需适当的谨慎一些便可。

    “聂师侄,你不必再心存幻想了,这些都是被邪物侵占了躯壳的受害者,早已是实质上的死人。

    你今日若不是得洛某相救,便会和他们落得同一个下场。”

    虽然洛虹以前也不喜欢此女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的样子,但如今她已完全变了一个人。

    在这弱肉强食的冰冷修行界中,此女能这般重情重义,实属难得。

    这玄阴之眼虽是个好东西,但洛虹不想占此女便宜,便直接将答案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是我执拧了。萧师妹,此番连累你了。”

    聂盈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然后转向萧翠儿一脸惭愧地道。

    “师姐说的这是哪里话,当年若不是师姐时常指点我功法,我哪能有今日的修为。”

    萧翠儿一脸不在意地道。

    “既然夫君的嫡系血脉都已亡故,那此灵眼便赠予师叔了,以便答谢师叔的解惑之恩。”

    似乎是看出了洛虹对于玄阴之眼的兴趣,聂盈竟想将此物送给他。

    宁愿送人,也不愿给其余的王家修士吗?

    洛虹不懂他们这些修仙家族内部的复杂关系,也不想去懂,轻笑一声后道:

    “洛某可不会占你一个晚辈的便宜,你我公平交易就是,此物你且拿去。”

    话音娱乐,洛虹腰间的万宝囊便霞光一闪。

    下一刻,一只比磨盘还大出不少的蓝色蛟爪,出现在床榻旁的地板上。

    “好惊人的妖气,这得几级蛟龙身上的材料啊!”

    萧翠儿一下瞪大了眼睛,感应到蛟爪上头残留的凶气时,她竟有一种会被其捏死的错觉。

    好可怕的妖兽!

    “这至少是七级蛟龙身上的材料,洛师叔这太贵重了!”

    聂盈曾在幕兰草原见过一次高级妖兽,但那条五级暗青蟒散发的妖气,还比不上眼前这一只爪子的三或四分之一。

    “聂师侄尽管收下便是,玄阴之眼在洛某这里的价值,便等于一只七级蛟爪。”

    洛虹手掌一翻,将玉盒收起。

    对别的元婴修士来说,玄阴之眼的价值或许不大,毕竟此眼要吸收大量纯阴之气,才能炼制大成,发挥出其克尽天下鬼物的神通。

    而对于洛虹来说,他正愁超大傀儡计划暂时搁浅,万宝囊中那堆堆成小山的魂石没处用呢!

    意外得到玄阴之眼,洛虹心情很是愉快,便想趁热打铁去一探钟灵山脉,然后回来继续闭关。

    她刚要起身遁走,萧翠儿突然从床榻上蹦了起来。

    “等等师叔,晚辈和你一起去!”

    “你?此番洛某要深入钟灵山脉,没有余力护着你,你还是在此照料聂师侄吧。”

    万一钟灵山脉内有厉害的域外天魔,洛虹自己想跑容易,一套五行遁术加四象挪移符的连招,少有能留得下他的。

    萧翠儿就不行了,真要遇到就连洛虹都要跑路的域外天魔,以她的修为,可能一个瞬间就会被灭掉元神。

    “聂师姐可是结丹修士,只要醒了,便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洛师叔,你需要我的!

    钟灵山脉的灰雾不但能迷人神智,而且会压制修仙者的神识。

    这几年我同聂师姐跑了好几趟,对钟灵山脉的环境和路线熟悉非常。

    我还能带师叔你去我们遇到邪物的地方!

    师叔,你让我出分力吧!”

    萧翠儿说到最后,甚是用上了撒娇的口吻,听得洛虹一阵头大。

    不过,她说得也确实有道理,在外围探查阶段,有她在将会省去很多时间。

    沉吟了片刻,洛虹盯着萧翠儿的眼眸道:

    “说说吧,为何这般积极,你应该很清楚其中的危险。”

    咦?这话听着有些耳熟。

    萧翠儿腹诽一句后,眼珠一转,嘿嘿笑道:

    “那蛟龙不应该有四只爪子呢嘛。”

    洛虹闻言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道:

    “你这丫头,还和从前一样古灵精怪!行,便让你出出力!

    不过,要换到七级蛟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洛师叔日后有事,请尽管差遣!”

    一听洛虹松口,萧翠儿立即表忠心道。

    少顷,床榻上的聂盈目送二人飞遁离去后,面道笑意地叹道:

    “萧妹妹,当真是好机缘啊!”

    ......

    钟鸣山脉本是钟灵毓秀之地,地下虽无灵脉,但也生机盎然,没有险峻的山峰,却也不乏盛景。

    而如今在灰雾笼罩之下,鸟兽早已逃散一空,草木枯死,山中只能看到一片片如同这片山脉墓碑的凋零树木。

    尽管如此,此地还是不乏造访者,没了鸟兽,却迎来了一队又一队为灵药、为阴魄珠而来的修仙者。

    眼下,在深入灰雾不到百里,钟灵山脉的外围,有一队大约七八人的修士正在被阴鬼围攻。

    看服饰,竟然都是黄枫谷的弟子。

    “刘师兄,阴鬼的数量太多了,我的法力就要耗尽了!”

    “该死,平时一只都难寻,怎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

    众人的修为都在炼气十一二层,与阴鬼只在伯仲之间,在数量不占优的情况下,只能勉励抵挡。

    刘兴业乃是这次猎鬼的带头人,他们敢于在灰雾没有回潮的时候进入钟灵山脉,全凭他手腕上带着一只雕花玉镯。

    这玉镯是一件罕见的清心法器,在一定范围内,可保众人的神智不被灰雾侵蚀。

    所以,即便局势恶劣,这支临时拼凑出来的队伍,也没有立刻崩溃。

    因为众人都知道,逃跑死得只有更快!

    用法器挡下一抹白影的扑击后,刘兴业重重地喘息起来,突然他目光一凝,猛地催动起法力,另一只银轮从斜刺里飞射而来,将挡飞的阴鬼拦腰截断。

    一瞬间,阴鬼的残躯便消散不见,唯有一颗惨白色的珠子掉落在地。

    若是平时,刘兴业定会为此大喜,第一时间将珠子拾起。

    但现在,杀死一只阴鬼根本解决不了众人的困境。

    “师兄,现在退,至少还能活一半!”

    洛缤也在灭杀一只阴鬼后,退到刘兴业身旁,神情凝重地劝道。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