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七章 沉重的爱

    凯撒点亮电筒照了过去,青灰色的背脊出现又隐没在水下。

    像是婴儿般的哭声在地下车库中回荡。

    死侍们包围了这里,震颤的水面下不知多少张人面狰狞地扭曲着,锋利的长牙破唇而出,缓缓接近猎物。

    凯撒抽出一把沙漠之 鹰,与楚子航后背相贴。

    两人的黄金瞳同时亮起。

    计划彻底崩溃,他们反而成为了被包围的对象。

    这场老朋友的见面会,不知道是谁在暗算谁。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镇定?”

    凯撒双手持枪,镰鼬领域全开。

    “你想到对付它们的办法了?”

    “不,在日本这个鬼地方什么倒霉事都可能发生,我他妈习惯了!”

    “咔!”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王将注意到了正穿越广场的年轻人。

    “原来还有别的客人,是你邀请的么?”

    王将的瞳孔微微一缩。

    橘政宗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

    源稚生踏破暴风雨而来,狂风中风衣翻飞,仿佛战旗。他正仰望高空,瞳孔中流淌着熔铁般的金色。

    他没有必要潜行,他是皇,绝无仅有的皇,只需以绝对的暴力碾压过去就好了。

    “跟我没关系,我保证自己没有泄密。”

    橘政宗缓缓道。

    “是么?难道说你的学生一直都在跟踪你?”

    “他发现我们私下见面,想必是来这里清理门户的吧?”

    “赌一赌他会先砍下谁的头?是你这个叛逆,还是我这个恶鬼?”

    王将平静问道。

    “他会先砍你的,在杀我之前,他应该有很多话想对我说。”

    橘政宗淡淡道。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杀了你的学生,”

    “知道你和我关系的人都必须死。”

    “他是皇,即使你和我联手,想要杀死皇也没有那么容易,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橘政宗走到电梯旁,按下了下行键。

    王将切断了整个街区的供电,但东京塔这样的建筑都会自备柴油发电机组,给重要设备供电。

    “你难道不杀了我试试吗?”

    “杀了我你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你可以说是为了诱杀我才来这里和我见面。”

    王将平静道。

    从始至终他的声音都是毫无波澜。

    “这种情况我能杀死你吗?”

    “我曾经用燃烧 弹都没能杀死你,而现在我空着手,”

    “你是半进化体,而我只是普通混血种,”

    “我建议你抓紧时间,稚生是这一百年来最出色的猎杀者,被他锁定的鬼没有一个能逃出包围圈。”

    橘政宗淡淡道。

    “那可太糟糕了,我们还是坐电梯离开吧。”

    王将慢慢靠近了过来。

    从两人进入瞭望台开始,彼此间始终隔着一段安全距离,但现在两人已经处于彼此的攻击范围内。

    “你讨厌电梯,因为电梯是封闭空间。”

    橘政宗有些吃惊地说道。

    “是的,我讨厌,坐电梯让我感觉像是坠落陷阱的猎物,”

    “但我知道你这只狐狸不会把好处让给别人,所以你选择电梯,我也选择电梯。”

    王将轻声笑了笑。

    橘政宗没有动。

    另一边,源稚生已经踏上了塔外的铁梯,肃杀的脚步声在风雨声中回荡。

    皇正携带着滔天怒火接近这战场。

    “叮。”

    电梯到达特别瞭望台,明亮的灯光从门缝中溢出。

    里面堆满了东西:

    从p5冲锋 枪到日本刀,这些武器被整齐有序地挂载在武器架上,枪都是上膛的,刀已经出鞘。

    “你选错路了,这条路是通往地狱的,”

    “赫尔佐格博士!”

    橘政宗的声音充满了冰冷的杀气。

    携带武器是无法接近王将的,所以他把所有武器都放在电梯里。

    “哒哒哒”

    橘政宗抓起一支p5冲锋 枪,枪火照亮了瞭望台。

    弹雨在钢化玻璃上留下了密集的弹孔,玻璃崩碎,狂风暴雨侵入,雨丝密如牛毛。

    弹匣空了,橘政宗弃掉p5,大口径左轮己经握在手中。

    他不确定是否命中了王将,开枪的一瞬间王将距离他只有五六米,他没有时间瞄准,王将是很难杀死的怪物。

    橘政宗再次扔出了两枚 催泪 弹,浓烟在半秒钟内把能见度降低到了极限,同时戴上了防毒面具。

    特制的催泪 弹,其中添加了水银液滴。

    他来这里是为了杀王将的,但是源稚生的到来,他不得不提前开启计划。

    浓雾弥漫,橘政宗无法射击,从武器架上拔出一柄长刀和一支手爪。

    “来啊!赫尔佐格!”

    “二十年前的作战留到今天,让我们继续打完它!就像二十年陈的伏特加那样浓烈!”

    “我们曾像男人那样渴望权力,那让我们也像男人那样死去!”

    老人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橘政宗缓缓挥动长刀,荡开烟雾和雨水。

    白雾像是厚重的白色帷幕,每次刀拉开一个口子,转瞬间裂缝又自行弥合。

    橘政宗的优势和劣势都十分明显。

    王将能在白雾里随意行动,而他不能离开这个武器库,要靠电梯里的东西坚持到源稚生赶来。

    “创造傀儡的人已经离去,傀儡却依旧翩翩起舞,”

    “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悲伤呢。”

    路鸣泽叹气道。

    “有什么区别呢,”

    “该怎么继续下去还是怎么继续下去,”

    “他们以为自己是橘政宗和王将,那么他们便是真正的橘政宗和王将,反派角色而已。”

    叶封冷淡道。

    “恶魔不是最喜欢看这种场面么?”

    叶封突然笑了笑。

    “唉,”

    “我的那废柴哥哥最近很忧郁啊,他把零当成高高在上的贵族公主,而不是一个可以追求的女孩,”

    “那么乖巧可爱的姑娘,他却卑微得像条狗。”

    路鸣泽坏笑道。

    就像是家长担心孩子的婚事一般,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所以,爱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东西啊,”

    “你明明那么爱他”

    “那个衰小孩真正把你当成了魔鬼,完成了四个交易之后,他的性命便会全部交到你的手里,从这个世界消失,”

    “但真正在牺牲生命的并不是路明非,而是你这个魔鬼,”

    “这样的爱会不会太沉重了?”

    “这就是我们龙族,”

    “哥哥要登上王座,弟弟为其铺路不是很正常么。”

    “所以我才说,爱是复杂的。”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