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小坑货

    她转头看陆斯安,陆斯安仿佛装了雷达,立即觉察到女儿的视线,露出慈爱的微笑,宝贝女儿是不是想跟爸爸一起玩呀?谁知下一刻就见陆宝宝撅起嘴,哇一声哭出来,“爸爸又骗我哇哇哇!!!”

    陆斯安:“???”

    “爸爸大骗子!!”

    陆宝宝仰头哇哇嚎着,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蛮蛮见小姐妹哭了先是愣了下,慢慢地瞪大眼睛,突然嘴巴一瘪,也哇哇哭起来。

    顿时,大人们手忙脚乱哄孩子。

    好在两个孩子都不难哄,过了一会儿就不哭了,就是哭得眼睛红通通的,小脸湿漉,叫人心疼。

    哄好孩子,张雅婷瞪了眼惹哭孩子的罪魁祸首:你又干什么不当人的事了?

    陆斯安都不知道这口黑锅怎么背在自己身上的,蹲在陆宝宝面前,委屈巴巴问:“宝宝,爸爸什么时候骗你了?爸爸没骗过你呀。”

    “明明幼儿园跟游乐园一样,你骗我去幼儿园,是不是,是不是就不给我去游乐园了?”陆宝宝抽抽搭搭地说着,越想越伤心,又想哭了。

    陆斯安连忙澄清:“幼儿园不是游乐园,爸爸没骗你。”

    “幼儿园好多小朋友和玩具,游乐园也好多小朋友和玩具,爸爸骗人!”

    蛮蛮在旁边给小姐妹鼓劲,“骗人!坏爸爸!”

    陆宝宝嘴巴一瘪,眼看着又要哭。

    这时,蛮蛮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拉着陆宝宝到秦聿面前,“我爸爸不骗人,你换个爸爸吧!”

    “噗——”张雅婷一口茶喷出来,喷到了陆斯安身上。

    陆斯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顾不上老婆的失态,不可思议地看着秦聿:好你个秦聿,自己有女儿还不够还要抢他的?

    秦聿懒得理他,抱起女儿。

    不约,我们不约。

    姜芮书差点笑瘫了,陆斯安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小姐妹俩都给他扎刀子,不过蛮蛮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要知道她平时最黏的人就是爸爸,把爸爸分享给小姐妹牺牲可大了,心痛又纠结的表情太可爱啦。

    她忍不住从秦聿怀里抱走蛮蛮,摸摸她的小脑袋,轻声道:“蛮蛮,爸爸不能随便换的,而且换不换爸爸你要先问宝宝,万一宝宝不想换爸爸呢?你还要问爸爸,万一爸爸不想做别人的爸爸呢?”

    蛮蛮看看陆宝宝,又看看秦聿,一时没明白。

    姜芮书给她举例,“你看,如果宝宝觉得她的妈妈很好,想让你换她的妈妈做妈妈,你愿意吗?”

    蛮蛮连忙抱住她脖子,“不换!”

    “不换不换。”姜芮书轻抚她后背,“妈妈只是给你举个例子,你帮助别人之前要先问问别人的想法。”

    蛮蛮似懂非懂,不过要先问宝宝她懂了,“宝宝,你要不要换爸爸呀?”

    陆宝宝看着陆斯安,对上陆斯安可怜巴巴的眼神,最后摇了摇头:“爸爸虽然骗人,但还是我的爸爸,你爸爸不是我爸爸。”

    陆斯安一把抱起女儿亲了口,“好闺女哎!”

    “那就不换了叭……”蛮蛮大大松了口气,把大家逗乐了,小姑娘明显是不想把爸爸分出去的。说完她看着陆斯安,奶声奶气地说道:“叔叔,骗人是不对哒,不能骗人。”

    陆斯安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小豆丁劝不要骗人,“叔叔没骗人,叔叔可以解释。”

    张雅婷哼笑了声,是没骗人,就是为了哄孩子去幼儿园偷换概念。

    陆斯安连忙给张律师使了个眼神,别拆他的台,明明在家时答应得好好的,谁知来姜家一趟就翻车了,姜蛮蛮真是跟她爸一样会坑人。

    “爸爸是说了幼儿园有很多小朋友和玩具,但是除了小朋友和玩具,还有老师,老师会教你唱歌跳舞做游戏还有很多很多有好玩的事情,比游乐园好玩多了。”陆斯安的语气充满诱惑。

    陆宝宝用自己的小脑瓜想了想,好像是有点不一样,听起来比游乐园更好玩,“那蛮蛮跟我一起去吗?”

    “蛮蛮还太小,要等明年,不过周末你们可以一起玩。”

    陆宝宝很想去更好玩的地方,但又舍不得小姐妹,在两者之间纠结了一小会儿,很快做出了选择,坚定道:“那我等明年跟蛮蛮一起去!”

    哎哟,小姐妹情比金坚呢!

    陆斯安耐心跟女儿解释:“你年龄到了就要去幼儿园,就像我们楼下的土豆哥哥,他也要上幼儿园,可是他家的彩虹妹妹要等明年才能上幼儿园。”

    “爸爸也去幼儿园吗?”

    “爸爸不去,爸爸小时候去过了。”

    陆宝宝怀疑地看着爸爸,她觉得爸爸就是想拆散自己和小姐妹,骗自己去不认识的地方。

    小姑娘的表情太明显,简直可爱死了。

    姜芮书忍俊不禁,“你骗了孩子多少回啊?”

    没等陆斯安辩解,张雅婷就揭了他的老底,“他最喜欢逗孩子了,你们不知道他给宝宝吃药不是装可乐罐里就是装成奶茶,搞得宝宝都不信他了。”

    陆斯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我要是不那么哄着,宝宝能乖乖吃药?”

    “还不是你惯的?每次我要严肃点讲道理,脸刚板起来,你把孩子抱走,搞得我像反派。”张雅婷没好气道。

    “我是怕你吓到宝宝,你黑着脸多吓人呐,我都怕。”陆斯安嘀咕。

    张雅婷眉毛一竖,“你还有理了?”

    “你们看,又凶人了。”陆斯安抱着女儿一副保护的姿态,但到底是保护女儿还是拿女儿做挡箭牌就不知道了。

    姜芮书和秦聿已经习惯他们这样拌嘴,这两口子跟猫跟老鼠似的,每天吵吵闹闹你来我往,嘴上吐槽得厉害,实际乐在其中,他们才不掺和。

    陆宝宝仍然没放弃叫蛮蛮一起上幼儿园的想法,在她的小脑瓜里,好玩的地方要跟小姐妹一起去,但是蛮蛮太小了,姜芮书和秦聿都不想她这么小上幼儿园,只能跟陆宝宝说抱歉。

    陆宝宝是个乖孩子,知道蛮蛮不能跟自己去幼儿园,虽然难过,但没有闹,小姐妹俩约定了一年后再一起上幼儿园,这场风波才算过去。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