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4章 过继给冷大人的孩子

瓜瓜八岁这年,回来办了生日宴会。

    师父祈火和师娘月儿陪同她回来的,五个哥哥也一道回来,包子他们七月要参加高考,但是他们一点都不紧张。

    什么名校,那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吗?早两年就可以了,但是,好歹给妈妈留点面子,不能比妈妈当年强太多才好。

    生日宴会办得比较低调,邀请了亲朋好友们带着孩子来,虽说瓜瓜去了现代,但是和同龄的这些孩子们感情还是很好,因为她一年回来两次,回来就和大家玩儿。

    阿四生了二胎,是个儿子,孩子出生才两个月,长女糖果儿负责带弟弟,也跟瓜瓜显摆有弟弟了。

    顾司的秀姐儿也有了弟弟,袁咏意年前刚怀上,如今肚子已经很大了,宝姐儿跟瓜子说,她也马上要有弟弟了。

    瓜瓜笑着,表现出一点都不羡慕的样子,但是,她也想有弟弟啊。

    八岁的瓜瓜,性子很沉静,像极了以前的元卿凌,也像极了她的师娘月儿。

    但是,这沉静的外表有一颗怎么样的心,没多少人知道。

    瓜瓜第一次见到冷鸣予,他跟在红叶的身后,手里抱着猴子,虽然还是很怕事,但是练武半年了,比刚来的时候好很多。

    可他不合群,只跟猴子玩。

    瓜瓜站在他的面前,“红叶叔叔的猴子怎么给了你?”

    他看着瓜瓜,不说话,有些防备。

    “你叫什么名字?”

    瓜瓜问他。

    “冷鸣予,皇上赐的名字。”

    他说。

    瓜瓜淡笑,“我爹起的?”

    冷鸣予看着她,“你爹?

    你爹是皇帝?”

    “嗯!”

    瓜瓜瞧着他尖瘦的下巴,“你是谁的弟弟?”

    “我没有姐姐,没有哥哥!”

    冷鸣予退后一步,他现在知道皇帝是什么了,他六岁了。

    瓜瓜眸子一喜,“那太好了,记住,我就是你的姐姐、”她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郑重地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冷鸣予摇头。

    瓜瓜略沉了脸,“你不愿意?”

    冷鸣予的神色有些固执,“爹说,我练武了,要保护其他人,我不需要其他人保护我。”

    “那你以后保护我,我是你姐姐!”

    瓜瓜说。

    冷鸣予看着她。

    “叫姐姐!”

    瓜瓜也看着他。

    冷鸣予没有叫,退后一步之后,转身去找干爹红叶。

    瓜瓜转身进去,抓了很多零嘴儿,跑出去一股脑地塞给冷鸣予,“吃!”

    冷鸣予平时不吃零嘴儿,因为府中基本没有,但他喜欢吃,他拿了糖果慢慢地放入嘴里,眼底慢慢地盈着暖意,看着瓜瓜。

    “叫我姐姐不?”

    瓜瓜问道。

    冷鸣予瞧了瞧四周,见无人,声入蚊蝇般喊了一声,“姐姐!”

    瓜瓜笑了,拉着他的手腕,“走,我们去告诉其他人,你是我弟弟!”

    一通显摆下来,大家都知道瓜瓜有一个弟弟了,大家都笑,冷静言也笑着对冷鸣予道:“那你要好好练武,以后长大了要保护姐姐!”

    冷鸣予重重地点了头,“是,父亲!”

    冷静言不过一句戏言,但冷鸣予记在了心头,往后他的任务就是要好好地保护姐姐。

    就在瓜瓜八岁生日这天,宇文皓忽然下了一道旨意,册封瓜瓜为朝阳镇国公主。

    瓜瓜抱着神鸟,穿着红色的凤凰长裙,站在廊下微微笑着的,八岁的孩子,有了颠倒众生的容貌,气度也一改方才的调皮,变得沉稳雍容。

    镇国公主,当之无愧!生日宴之后,宇文皓和女儿在御花园里散步消食,元卿凌则跟包子们谈谈高考的事,传授点经验。

    一年才回来两次的瓜瓜,就这么一下子长大成八岁的小姑娘了,执着女儿的手,瞧着她沉静姣好的侧脸,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又过得太慢了。

    她长大了,却还没能正式回来他的身边。

    “师父说要多久才能回来?”宇文皓温柔地问道。

    “后年!”

    瓜瓜靠在父亲的身边,长裙扫过地板,金线浮动。

    她的声音很轻柔,很温和,一点都不像今日跟冷鸣予说话时候的模样,也不像她跟其他小姐妹们相处的模样。

    她对父母,总是会下意识地有一层伪装,爹爹喜欢她乖巧听话,那她就做出乖巧听话,成熟稳重的样子来。

    这样,爹爹才会对她放心。

    “后年,后年你就十岁了!”

    宇文皓这一下恨不得时间过得更快一些,巴不得女儿就长留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想到女儿回来就十岁,等再留个七八年,又得说亲了,心里就难受。

    千辛万苦得来的掌上明珠,没陪着自己多少日子,便长大了。

    “学习怎么样啊!”

    宇文皓问道。

    “科科满分!”

    瓜瓜还是忍不住有些眉角飞扬的。

    宇文皓也笑了,欣慰也骄傲,“真好!”

    “那等你回来,不能念书了。”

    宇文皓又想到这点,觉得有些懊恼。

    瓜瓜说:“无所谓,该学的,我都学了,且往后想要再学,也有法子,一年去两个月就好,不必入学,自学也可以!”

    “你说你们怎么能那么聪明呢?”

    牵着女儿的手,上了凉亭,感受着清爽的夜风吹袭,宇文皓看着她,张开双手,“来,爹抱一下!”

    瓜瓜投入爹爹的怀中,这才有了一丝小女儿的娇憨,撒娇道:“爹爹,我可想你了。”

    “爹也想你,但好在,还有两年,两年之后,你就能回到爹爹的身边了!”

    宇文皓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拍着女儿的后背,思绪有些恍惚,仿佛不久之前,这女娃儿还在襁褓中,一下子,就这么大了。

    瓜瓜眸色有些躲闪,半晌,抬起头看着宇文皓,“爹爹,我听太祖父说,若都城是封给我的,是吗?”

    “嗯,但你放心,等你哥哥读完书回来,他会替你管理的,你只管数银子就好!”

    宇文皓说。

    瓜瓜甜甜一笑,“好!”

    又过了一会儿,“那我能去一趟吗?

    好歹知道我的封地是怎么样的。”

    “那地方乱得很,你去做什么?”

    宇文皓蹙眉。

    那五座城池,虽说有扈大将军和老三在管着,可到底是从北漠手中拿过来的,没个几十年,不会归心。

    瓜瓜说:“就是去看看嘛,您放心,我不是现在去,等我正式回来之后,我才去一趟。”

    宇文皓对女儿几乎是有求必应的,听得女儿真想去,便沉思了一下,道:“也可以的,到时候爹爹北巡,陪你一道去!”

    “……好!”

    瓜瓜心里头却自己有了主意。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