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江南黑市蛇仙案1

    ( )        国公房内。

    看到孙子这身打扮,国公夫妇先是愣住了,随后在言漠的多番叫唤下才回神,开始述说原委...

    “我们只是在大吉钱庄存了二十万两白银,怎么就牵涉了...伪造假银呢?!”蔚夫人十分懊悔,觉得其中蹊跷甚多!

    蔚国公跟着解释道:“大吉钱庄乃是几年前新开的,要说很新嘛,倒也不至于,达官贵人在那存银的人也不少...怎么就...有问题呢?!”

    齐运:“国公大人,大吉钱庄的利钱是多少?”

    国公:“百两盈二十。”

    齐运:“市面上,普遍是百两盈十,大吉钱庄的利钱足足多出一倍!”

    国公:“江南地段,各方贸易十分兴盛!明州境内,大多钱庄是百两盈十五。”

    蔚夫人:“就不该肖想多出来的五分利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外祖母无需多虑,此事交给孙儿解决。”奇铭安抚道,“若想知晓大吉钱庄为何牵涉其中,必须实地一探!”

    言漠:“王爷说得对,外祖父,外祖母,府外都是陶蕞的眼线,还要劳烦二位继续装病。”

    “铭儿,言儿,你们才刚回来又要出门?”看着忙碌的两人,蔚夫人十分心疼道。

    “外祖母放心!”言漠为了掩饰奇铭身上有伤,很是没心没肺道,“年轻人多跑跑,无碍!此事攸关二老安危,我与王爷也是坐不住的!”

    经过这番说辞,言漠见蔚夫人未有多言,赶紧领着明丫头和齐先生出去办事,以免露馅!

    当三人经过客院的时候,正巧看到玉凌州、憨子和竹水齐齐探出三个脑袋往外张望...并且还是同样的表情,一脸期翼的望着言漠...那眼神就是在说,让我们也展露展露身手呗...

    “......”言漠盯着那三个脑袋沉吟良久,最终无奈答应,“好吧,你们的任务...分头寻访几大钱庄,有任何异动都要记下!”

    “好的!姐姐!!”三人一握努力之拳,齐声答应!!

    言漠吩咐陆九留守府邸以防万一,顺便假装照顾昏迷的王爷,同时等待寻人未归的高三与高四。随后,她独自带着明丫头出门,往城镇的医馆密集处而去...

    齐运与小玉三人乔装了一番,来到府邸后门。

    “走!”玉凌州看着空中若隐若现的红光,确定周围无人后,带头溜了出去!

    关注着主要人物的眼线们一见王妃出门,赶紧分派人给陶蕞报信去!

    在府衙内一边踱步一边愁思的陶蕞,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怕是中了,王妃那嘘寒问暖的一招!真是后知后觉!被人牵着鼻子走还不自知!!!

    正巧此时,眼线跑着回来禀报:“大人!”

    陶蕞:“怎么样?”

    “王妃带着丫头出府,往医馆的方向去了。府内还不时传来哭声,好似...”眼线说着凑近小声道,“国公怕是不妙...还有,属下未见王爷走动,怕是伤得不轻!”

    难道是我多虑了...陶蕞如此想着,犹豫片刻后,他摆摆手吩咐那些眼线继续监视,有任何异动立马汇报!

    眼线得令行礼,匆匆回岗去!

    而此时的蔚府内,蔚夫人看着哭累了一批又换上一批的下人,着实有些无奈,可又不能停下,只好忍受着!期盼孙儿孙媳快些回来!!

    长空连线,距离明州不远的青州城内,那是白云悠哉,人烟繁华,天公作美,正是出门秋游的好时节...偏偏人群中有个少年耷拉着脑袋,颤抖着双肩,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没错!此人正是奇钘!原本早该到明州了,可偏偏就是迷了路...受了打击的九皇子此刻正在风中凌乱...不过是想雇辆马车,谁曾想,刚掏出银子呢!就被手脚飞快的小毛贼一洗而空!!以他的身手自是追上了!可当他看到毛贼竟将银两分给穷苦百姓,想到先前的奇香案中那些可怜的女童,他不忍心再追究,默默走了...

    没有钱财,没有马车,迷路,在所难免...

    “啊啊啊...呜呜呜...二哥...我好想你啊...”奇钘实在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走江湖也太难了!小王我肚子饿...江湖草莽...我再也不是...”他难以自抑地吸吸鼻子,“你口中说的,没饿过肚子的人了...啊啊啊呜呜呜...二哥...我好想你...二哥...”每每说到二哥,他的哭声就尤为惨烈,真是人见人怜,天见天悯!

    啪嗒一声!一个包着油纸的面饼突然从天而降!好险不险地,正巧落在奇钘脚边!

    “......”奇钘看着面饼,木楞地吸吸鼻子,仰头望天道,“天上...掉馅饼...”不敢相信的他来来回回看看天有看看面饼,确定就是天上掉馅饼!这才拾起面饼子狠狠啃起来!!肚子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九皇子敢打包票,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面饼!!!

    待肚子饱了后,终于有力气思考的奇钘越觉越奇怪,天神再空也不会独独照应他一人!这一路,他一有困难,就有解决之道,身为皇子再幸运也不该如此幸运呀?!思及此,他滴溜溜地转了几下眼睛,兀自迈开步伐!

    不远处的屋檐上,兰雪探出半个脑袋,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当然,当她看到九皇子没有为难那些穷苦百姓,也是十分感动,因为她也曾是那穷苦人中的一员。

    幸得太子殿下路过时将她与弟弟救起,又将他俩送往天幕派学艺。这才摆脱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命运...只是她与白雪后来才知,当日救他们的是主人奇铮,送他们去天幕山的才是真正的太子殿下,而这两人用的是同一个身躯...

    不管是为了报谁的恩,兰雪都觉得她必须守护好九皇子!遂,当即一个越步!身影一闪便是紧随而去!!只是,她没想到,九皇子得到馅饼后,越发肆无忌惮!明知自己没钱,也敢打尖住店!明知自己没钱,也敢随手那路边摊上的玩意!进入山林后,就连走路都是闭着眼走的,不怕摔不怕跌!!

    “哈...哈...”又忙着付钱又忙着救人的兰雪,擦着额角的汗珠,扭头眼见九皇子就要踩空!赶紧飞身一踢!将一木桩子踢至对方脚下!!!

    奇钘之所以会迷路打转,有一部分原因是兰雪也不熟悉江南,不知前路何去,只能傻乎乎地跟着九皇子!

    可是,心大漏风成这样的九皇子能走对路吗?兰雪感叹着,再也没有力气使招了...无奈之下,扑通一声直直坠落!掉在奇钘面前!!!

    “哈哈!终于肯现身了!”奇钘睁眼一看,竟是,“兰雪?!”真是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冲动!他立马伸手就要抱上...

    “奴婢不愿献身,九殿下请自重...”兰雪抬眸无力道,琉璃般的眼珠子折射着微微天光...

    “!”倒吸一口气的奇钘,没想到对方的误会大了去了!霎时僵在半空中!那微有稚嫩的脸,以极快的速度涨成了熟透的红苹果!“噗噗噗!”甩甩羞赧的他手足无措地赶紧解释道,“是出现的现!不是奉献的献!!”

    兰雪:“......”

    “兰雪...”奇钘带着哭腔呜咽一叫,此刻他真的很想抱上对方,却又不敢抱,正觉十分委屈呢!要是那些大娘啊、姐姐啊看到这一幕,定是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唯独!兰雪却是一脸恭敬中溢漏出了一丝嫌弃,她谦恭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九殿下为何独自出宫?”

    奇钘嘟嘴道:“离家出走...话本里都是这样演的嘛...谁知!那小骡子说跑就跑...揣了满满一包裹的钱财说偷就偷...”说着他怆地呼天道,“就为见二皇兄一面!怎么这么难啊——”

    兰雪沉吟片刻,小手拍拍对方的肩头,很有小大人的模样道:“太子殿下不放心王爷一人出行,特派奴婢跟随。”

    奇钘吸吸鼻子道:“所以,这一路都是你在关照小王?”见对方只是淡淡点头,也让他觉得无比感动!!!

    随后,空中传来一声似驴的叫声!

    躲于暗处的肖韧见时机不错,趁机一拍小骡子的屁屁,让其回到主人身边!

    “小骡子!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舍不下小王的...”奇钘一见旧坐骑,十分感动地跑上前去,一把抱住!

    只有天知道,小骡子心中真正的想法:若不是被人胁迫,我才不想回到你身边,母斑驴那性感的屁屁呀,我的幸福日子呀...一去不回了...

    兰雪警觉地张望了一下四周,虽然不甚确定,她觉得这一路始终有人跟着自己,并且此人武艺不凡,定在她之上!不过见那人没什么敌意,还给九皇子送回了小骡子,想必也是想要保护她九殿下的。

    随后,兰雪和奇钘再次迈开步伐前往明州的途中,只要他们方向有所偏差,就会出现小木飞镖挡住去路!

    见此的奇钘虽不知这神秘人是谁,但未觉敌意,便和兰雪尝试其他方向...终于!他俩可算出了青州,距离明州越来越近!而后,因为有兰雪明面上的悉心照料,奇钘不得不感叹,有贴身婢女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舒适到飞起呀~

    明州境内。

    言漠带着明丫头偷偷潜入大吉钱庄,来到账簿房门前,两人盯着一把铁锁准备利用剑气将之震开!却忽觉身后来了钱庄伙计!!

    两人动作齐整,旋身飞上房梁,腰肢一转!便是趴伏在上!

    那伙计完全不知梁上有君子,利索地解开铁锁后,刚迈步准备踏入就是脑后一顿!啊啊还没呻吟出声就瘫软倒地!!

    “走!”言漠绕过倒地的伙计,率先进如账簿房!随后,言铭两人分头行动,查看各种账簿...

    室内的账簿堆的满满当当的,书架上,地上全是各色书本,猛看虽乱,却是乱中有序。那些书堆层层叠叠放着,在窗光下散发着纸张特有的气味...

    只是,满屋的书卷气与言漠毫无所关!原本山寨中的财务都是青木辉管理的,她从不过问,这种复杂的钱庄账簿,她如何一看就会懂!“嗯....”言漠眯眼翻着纸张,深觉那句你认得我,我不认得你非常适用眼下的情况!

    奇铭就不一样了,三两下翻看后,不过一刻时间,他将关键的账簿摘了出来,准备往怀里塞...回头却见言漠拿着一本账簿使劲翻!

    “呵!给我罢。”奇铭拿过对方的手中物,快速而认真地翻阅着,挑出几本后就此准备往怀里藏...却发现放不下了...

    “我来拿!注意伤口!”言漠将所有关键账簿全数拿在手中,接着问道,“这些账簿有何问题?”

    未免对方听得云里雾里,奇铭大致总结着:“这些账簿有两大疑点。一,存进钱庄的钱财全数都会在短期内流动出去,有些借贷并不顺利,却还能保持高利钱不动。二,里面牵涉的商品大多都与船只有关。”

    “和船只有关...为何不妥?”言漠疑惑道。

    “为了生利钱,钱庄会将存进来的银钱借出去,往往借利要比利钱高。”奇铭解释道,“但是,此钱庄的借利没有高出利钱很多,那么就需要钱庄的管事将钱财拿去经商。为保经商顺利,大多商户都会选择不同品类的买卖。可大吉钱庄却只买卖船板、帆桅、绞车与楫棹一类物品...”

    “这么说来...”言漠回忆道,“刚才我们偷偷经过钱庄大堂的时候,在桌案上,我还看到了几个船只模型。”

    奇铭接着道:“更可疑的是,这些船只用物的进货钱价并不低,以如今的市价而言,并无太多赚利。”

    两人说话之际,惊觉那昏厥的伙计有转醒的迹象,赶紧缩身一躲!藏在书架之后!!

    “嗯...我怎么就睡过去了...”伙计挠着后脑勺,甩甩头,醒神后张望了一下,确定这附近只有他一人,才开始办事,他要寻出基本账簿拿去前厅。

    言漠与奇铭屏住呼吸,偷瞄着那伙计的行动方向,利用地形与书架灵活躲猫猫!一番寂静地挪移与滑动,两人见着门口就在各自的一边!正想一鼓作气冲出去时!

    “不对!我不是睡着的!”伙计好像想起了什么,将自己的脑袋前前后后地摸了一通,发现有一个肿包,当即跳起来,“啊!是谁?!是谁打了我吗?!”

    言漠灵光一闪,即兴发挥地拿起一本账簿,用手指在其上磨搓着,模仿着爪子抓挠的声音,然后将账簿往他处一扔!时不时配上绵绵密密地猫叫!!

    “猫?”伙计警觉向高处看去,就见有好几本书籍账簿错落掉下,“何时进来的?!可恶的野猫!!咻咻!快出去!!”

    言漠抓准时机探头张望,最后扔出一本账簿让伙计猫腰拾掇!紧接着,她拉上明丫头风一样地跑了!!!

    而此时的城东码头上,正有一艘运货船缓缓靠了岸,运工们利索地将那些目标货物一一装上船...

    在摇晃的箱子中,有人缓缓苏醒,正是尤亦男!

    话说昨日他带着朱孟辛往城内逃命,却不想马儿受了惊吓,他一时没有控制好,被发疯的马匹牵扯着失去了方向!稀里糊涂地也不知到了何地!深更半夜的,他带着一人一马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就被来路不明的人伏击了!脑袋一重便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就是在此!他不知道自己在哪,更不知道朱孟辛在哪!上下看了看,他很庆幸自己还是全须全尾的,只是四肢被绑住了...然后好似有人正在运送着他...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