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0章 码农到位了

    朱正宇很快洗漱一番,就直接朝着自己定好的咖啡厅去了。

    他到了咖啡厅坐下以后,立即给汪静汶发了个时间和地址。

    时间定在了一个小时后。

    他不希望汪静汶来这里等他,既然地点是他选的,他希望自己在这里等着汪静汶的到来。

    等人的时候,朱正宇拿出了自己笔记本电脑,开始在咖啡厅里进行自己的工作。

    他现在以给别人写程序为生,挂靠在一家外包公司里。

    这家外包公司是以前一个朋友开的,给他的待遇还算可以。

    不过朱正宇早就已经厌倦这样的工作,如果不是为了妻儿,他或许根本坚持不下来。

    外包公司都是以接项目为主的,那些公司之所以把项目给外包公司,一般来说是他们要做比较重要的部分,把一些不重要的部分外包出来,减轻压力。

    这样的工作对朱正宇来说,属于日复一日的枯燥无味,非常折磨。

    而且,即使是这样的工作,也并不是稳定的。

    外包公司遇到效益不好的时候,根本接不到项目,就会有一个释放的机制。

    说白了,就是当公司的程序员做完了手里的项目,却又没有新项目分配的时候,只能拿基础工资。

    像朱正宇这种不去坐班的人,甚至不拿工资,这也意味着他会完全没有收入。

    当然,朱正宇的技术比较好,什么活都能接,他被释放的时候不多,所以在滨海这样的高消费城市里,还能过得下去。

    可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朱正宇时常会产生一丝焦虑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像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

    要知道世代是在不断进步的,他这么一直吃老本,不断透支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却得不到任何自我增值的机会,总有一天会跟不上时代。

    一想到这个,他就很茫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跳出这个恶性循环。

    写程序的时候,朱正宇总能很快就把其他的杂念抛到一边,聚精会神的沉浸到代码的世界。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是真的喜欢编程这一件事情。

    有些人是有技术,而他是玩技术。

    这或许也是他为什么能在编程方面如此擅长的原因。

    即使有些活儿是他不喜欢的,可是只要坐在电脑前开始写程序,他就会全神贯注,变得心无旁骛。

    这么过了不知道多久,朱正宇直到把手头的一个小模块全都写完,这才停下手脚,伸了个懒腰。

    他瞟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距离他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多分钟。

    “差不多了,嗯,洗把脸去!”

    朱正宇伸完懒腰后,正要去上个洗手间,转头突然看见隔壁的那一桌,有一个女的正打量着他。

    两人目光一触,那女的立即微微一笑,朝他点了点头。

    朱正宇有点愕然,也朝对方点了点头。

    还没回过味儿,就看见那女的站了起来,笑着问道:“您是朱正宇朱先生吗?”

    “啊?”

    朱正宇继续错愕。

    那女的伸出手来,自我介绍:“你好,朱先生,我是牧雅林业的汪静汶,之前和您通过电话的。”

    “啊……啊,你好!”

    朱正宇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连忙也伸手和汪静汶握了一下:“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我都没注意,不好意思啊!”

    汪静汶摇摇头,用手点了一下朱正宇的笔记本:“我刚才看见朱先生正在做事情,想到自己可能来得有点早了,为了不打搅您,就现在旁边等一下。”

    朱正宇一听这话儿,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连忙说:“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的,您请坐,请坐,我先去洗把脸,您请稍等。”

    朱正宇请汪静汶坐到自己那一桌后,连忙急急忙忙的往洗手间走去。

    这个开场还真有点意想不到,朱正宇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稍微让自己的脑子从代码的世界回复过来。

    他想了想,汪静汶来得挺早的,起码早了半个小时,这说明了人家对他的重视。

    另外,人家来了之后看见他在工作,并没有立即说他说话,而是耐心的在一旁等待,更可以看出人家多么的有心。

    这让朱正宇对牧雅林业的这个人事总监的印象更好了。

    重新回到他的那张桌子,朱正宇坐下后,笑着对汪静汶说:“汪总,你好。刚才真是失礼了,我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还说先做一点手上的工作,嗯,怠慢了。”

    “没有没有!”

    汪静汶摆了摆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递向朱正宇:“朱先生,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我见面,我非常荣幸,等一会儿没关系的,您请不要放在心上。”

    朱正宇接过名片,看了看后就端正的放在手边,然后说道:“汪总,你不用‘您’啊‘您’的称呼我,直接用‘你’吧,这样说起话儿来比较自在一点。”

    “那好,朱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汪静汶点点头,说道:“朱先生,我的来意我相信你也很清楚了,现在先让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牧雅林业即将要做的事情,以及邀请你加入的初衷……”

    汪静汶把牧雅林业目前想要做的项目大概描述了一下,又把一些可以透漏的细节向朱正宇介绍了一遍。

    这些东西,朱正宇在网上已经了解过一些,毕竟那个发布会的内容,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听完汪静汶的话儿,他说道:“这么说,我需要到x市去工作,对吗?”

    “是的。”

    汪静汶点点头:“牧雅林业的总部在x市,我们希望能邀请你到x市来。”

    微微一顿,汪静汶又说:“有些事情我觉得应该事前就和你说清楚,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牧雅林业,或许在未来的五年里,你都要呆在x市,这一点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五年啊……”

    朱正宇想了想,有点为难道:“可是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在滨海市,这该怎么办呢?”

    汪静汶显然已经早有答案,很快回答:“他们可以和你一起到x市来的。”

    微微顿了顿,汪静汶又说:“请你原谅我的冒昧,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对你做过背景调查,包括你的爱人和孩子。

    据我所知,你的爱人目前在一家化妆品的电商公司工作,这样的工作经验对我们牧雅林业即将成立的it部同样是有用的,我们可以为你的爱人也提供一个工作岗位,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到x市来了。”

    朱正宇听见这样的安排,还是感觉很贴心的,不过他仍然有顾虑:“我的户籍在滨海,孩子过去x市以后,就学的问题……嗯,又要怎么解决呢?”

    “这一点你同样不同担心。”

    汪静汶胸有成竹的说:“孩子就学方面,我们会为你们联系学校,虽然我们不敢保证孩子一定能进入最好的学校去,不过我们会尽力安排孩子进入不错的学校……嗯,我们还可以对你们做出承诺,我们会补贴一部分孩子课后学习和参加兴趣班的费用,保证孩子的教育质量。”

    这就想得很周到了……

    朱正宇默默的消化着汪静汶的话儿,觉得这个牧雅林业还真是诚意满满的。

    想不说牧雅林业所开出的薪资待遇,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妻子,都是高的。

    就只说牧雅林业对他们在住房和孩子教育方面的安排,那也是看得出用心的。

    因此,对于牧雅林业的招揽,他心里已经愿意了。

    尤其知道胡已然也会去,他多少有点向往和好兄弟一起工作的情形。

    不过他还不能做决定,毕竟这样的事情,得回去和妻子商量过后,妻子也同意了,才能答应。

    汪静汶又继续介绍了一下x市的环境,虽然西北的城市没有办法和滨海市这样在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城市比,可x市也是有着自己的特色的。

    最重要的是x市的消费便宜,生活节奏也没有那么快,对于一个稳定的家庭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而且,牧雅林业也并不准备把it部门一直放在x市。

    毕竟将来如果温室果蔬彻底推广出去,人口密集的沿海地区才是真正需要重点照顾的区域,所以it部门自然也会转移到沿海。

    “如果我们温室果蔬的项目做得好,或许不用五年,你们就能从x市回到沿海的大城市了……说白了关键还是看你们,你们做得越好,这件事情就越快提升日程……”

    汪静汶把事情很清楚明白的解释了一遍,朱正宇全都很认真的听了,并记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印象很好,朱正宇一点也没有怀疑汪静汶在骗他,又或者是在给他画大饼。

    作为一个已经到处碰壁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他多少有辨别真假虚实的能力。

    他感觉汪静汶的话儿说得很真诚,如果这都是假的,那只能说明汪静汶的演技了得,他上当受骗一点也并不冤枉。

    两个人在咖啡厅里谈了很久,不知不觉就到了要接小孩的时候。

    朱正宇对于时间的概念比较弱,所以快到点了也没发现,还是汪静汶提醒他要接孩子,他才醒悟过来,只能结束这次谈话。

    “朱先生,希望能尽快得到你的回复。”

    “汪总,我今天晚上就会和我的爱人好好聊一下这件事情,只要她同意了,我这里就没问题了。”

    “朱先生,希望你和你的爱人能好好沟通,如果她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甚至约出来我们亲自见面谈都是没问题的。”

    “没问题,谢谢你,汪总!”

    “谢谢你,朱先生”

    ……

    朱正宇离开酒店后,非常准时的把孩子接回了家。

    回家以后,他按照惯例是要煮饭的。

    可是今天他显然有点心不在焉,把米洗好了放在电饭锅里煮饭,可是等到把菜洗好了,才发现居然忘了按键煮饭。

    就这么磕磕碰碰的在小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妻子才总算回来了。

    朱正宇一直等着妻子,想把事情和妻子说清楚,所以妻子一回来,他立即从厨房冲出来,拉着妻子说:“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忙慌的?别,你等我歇一歇,喝口水再说。”

    妻子上了一天的班,脸上带着点疲惫,等把鞋子换好,又去看了一眼在房间里做功课的孩子以后,这才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在饭桌前坐下,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朱正宇斟酌了一下,就从今天收到了胡已然的电话开始说起……

    直到把和汪静汶见面的全过程说完,朱正宇才说:“你觉得这事儿怎么样?”

    妻子听完,消化了好一会儿后,才问:“你觉得怎么样?”

    朱正宇老老实实的说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还是挺靠谱的……嗯,我想去。”

    妻子又问:“具体待遇怎么样?你再给说一遍。”

    朱正宇又说了,连带把孩子就学的安排、和课后补贴之类的也说了一遍。

    妻子是个很实诚很精打细算的人,默默计算了一下后,点头说:“你既然想去,那我们就去。”

    “啊?”

    朱正宇没想到妻子答应得这么干脆。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要多劝一会儿,妻子才会同意的。

    “啊什么啊?”

    妻子掰着指头给丈夫算起来:“人家开的这个条件,可比你现在每年挣得多好几倍了,而且还有什么股权激励。

    你现在的这个活儿吧,就算停了也没什么,至多将来牧雅林业那边如果干不来,你再回来捡起来好了,又有什么关系?

    唯一就是我的工作……嗯,辞了有风险,不过也没关系啊,顶天了就是丢一份工作而已,大不了会来再找啊。

    至于我们晓晓那里,只要我们盯紧一点,不怕孩子学不好,没关系的。

    还是我爸妈当年说的那句话,不管在哪里,只要大人好了,孩子才会好。

    千万不要为了孩子而去牺牲什么,孩子不需要大人牺牲什么,大人过得好了,他也会过得好的。”

    听见妻子这么说,朱正宇顿时踏实了。

    他一瞬间都打定了主意,要为自己再去拼搏这一次,决不能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