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茶余饭后

    对于那晚在小巷中发生的事情,洛阳城中凡是有点儿身份地位的人全都听说了。

    太平公主的身份何等的高贵,又怎么会没有听说呢?

    武则天笑着道:“你看我,都忘了介绍了,你们俩是第一次见面。”

    然后武则天指着独孤兰台对太平公主道:“这是独孤家族这一代的麒麟之子,独孤家族与母亲所在的‘弘农杨氏’是世代姻亲,他母亲和我母亲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所以按辈分我和他是姐弟关系,你应该叫他小叔。”

    太平公主小嘴微张,看着眼前只有十六岁左右的独孤兰台,她的性子很高傲,让她对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岁少年叫小叔,即使他长得非常英俊,她也叫不出口。

    所以,只见太平公主撅着嘴道:“我不叫!他明明比我小。”

    武则天脸色一变,有些生气的道:“放肆!我武媚娘的女儿怎么能没大没小的,这是辈分问题,不管是我们武家还是李家均是大家族,家族的规矩难道你忘的一干二净了吗?还有,我们可是堂堂皇室,长幼尊卑之道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太平公主知道,今天如果不叫,母后再怎么宠她都没有用,因为这是大家族的家规,容不得半点儿马虎。

    无法,她只好不情不愿、双目通红的站起身来,弯腰对独孤兰台行了一礼咬牙切齿的道:“太平见过小叔!”

    然后转过头去“哼”了一声,似乎很是委屈。

    武则天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独孤兰台道:“这丫头被我惯坏了,那倔脾气一上来,比我当年还横。”

    独孤兰台道:“姐姐其实不必如此为难公主的,我比她小许多,我和她大可以平辈相称的。”

    武则天道:“那不行,规矩就是规矩,小辈见了长辈怎能不见礼?还有,我与你是平辈,你若再与太平平辈相称,我们之间的关系岂不是乱套了吗,所以不要在乎年龄的大小,在她们面前你就是长辈。对了,既然是长辈,你刚才怎么能叫她‘公主’呢?在别人面前,她或许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但是在自家长辈面前她就是太平!”

    武则天的话不容置疑,独孤兰台只好答应。

    武则天转头看着还在赌气的太平公主,柔声道:“好了好了,快坐下来吃吧,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以后叫习惯了也就慢慢适应了。”

    太平公主随即顺着台阶,也就不气了,展演一笑,又坐下来吃了起来。

    与武则天说说笑笑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独孤兰台看后不绝摇了摇头,心中道:“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最善变的,看来的确不假。”

    这顿早饭三人吃的颇为开心。

    主要是那碗银耳莲子粥,那叫一个香,独孤兰台连着喝了三小碗。

    看得对面的太平公主掩着嘴哧哧直笑。

    独孤兰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呵呵,这银耳莲子粥的确味道不错,不知不觉间便多喝了两碗。。”

    武则天不绝莞尔,说道:“嗯,这粥非常好喝,说明新招的这名御厨很是用心,厨艺不错,兰台尽管喝,不够的话我再叫御膳房做就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独孤兰台听后赶紧摇头道:“不了不了,兰台已经饱了,姐姐就别麻烦御膳房了。”

    然后,两个宫女上来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走了,又给三人每人上了一杯清茶。

    太平公主一直好奇的看着独孤兰台,此时便再也忍不住的问道:“前几天在城北小巷中发生的事情是小叔所为吧?”

    独孤兰台一愣,没想到太平公主会问此事。但他也没有犹豫太久,说道:“正是,没想到太平也听说了此事。”

    太平公主暗道一声“果然”,然后兴奋的道:“小叔真是一鸣惊人啊,现在别说是我,整个洛阳城中都已经传遍了,说小叔是何等的厉害,你的大名现如今在上层中那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

    武则天听后忽然来了兴致,看了看二人道:“哦!究竟是何事?竟然与兰台有关,还不快快道来。”

    独孤兰台就把那日去小巷中的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武则天。

    再加上旁边太平公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武则天听到精彩处亦是忍不住叫好。

    听完俩人的叙述,武则天眉头一皱,用了拍了一下桌子,道:“想不到在这洛阳城中、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如此十恶不赦的纨绔子弟!指示地痞流氓强收保护费,还仗势欺人、强抢民女!的确是该死,兰台杀的好!不过,你对定远将军的惩罚貌似太轻了,要是换做是我,其全家必定满门抄斩!”

    独孤兰台被武则天的霸气给镇住了,而且武则天久居上位,那种特有的气质和气势,使她变得更加高大和充满威严。

    太平公主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母亲的霸道,神色很平静。

    武则天皱眉道:“怎么此事还牵扯出了于宽和三思?”

    一个是京兆府的府牧,朝廷二品大员,一个是她的侄儿,并且身兼要职,俩人在朝廷的地位很高,怎能不叫武则天重视。

    独孤兰台之前并没有提及于宽和武三思,而是太平公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堆。

    见到武则天问起,独孤兰台只好敷衍道:“哦,这事和于宽、武三思两位大人毫无关系。

    于宽大人是京兆府衙门最大的官,京兆府又是专门负责京城的一切大案要案,所以听到消息于大人就过来了。

    至于武三思大人纯粹是路过那里,听说小巷中发生了命案,就好奇的过来看看。”

    独孤兰台既然答应过二人,就不会把他们再推出来。要不然,按照武则天的性子,就算于武二人没事也给生生的查出点儿事情来不可。

    武则天听后到也没有再怀疑,只是说道:“这二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于宽此人在办案方面有些才能,在官场中口碑也不错,至于三思,头脑简单,做任何事情都非常的谨慎小心,有我在这儿镇着呢,谅他也不敢做一些不明智的事情。”

    独孤兰台点头称是,但是心里却非常清楚武三思此人不是什么好鸟。

    武则天话题一转又说道:“不过你说的那位吴大姐一定与众不同吧,不然也不会让你如此。”

    独孤兰台道:“嗯,吴大姐不光人长得漂亮,心眼也好,最重要的是她做的一手好馄饨,简直是人间美味,你吃过她家的之后,就再也不想去其他人家的馄饨铺了。兰台从小就去那儿吃馄饨,这一来二去的便也混熟了,并且认她为义姐,所以,姐姐被欺负,兰台怎么不愤怒?”

    武则天点头道:“嗯,此话有理,你这么一说,我忽然对这个吴大姐有点儿感兴趣,以后有时间的话就去见见她,还有,她的馄饨被你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今晚我要派人去买一点儿回来,一定要尝尝。”

    而旁边的太平公主早已经馋的不行了。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