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寻香在化丹晋升蜕灵境时领悟的是生死道意,加之大秦朱红门上习得十二妖禁,当中有生机禁制与死气禁制。

    因此柳寻香在对待万事万物生机死气的感知中,有种旁人不能媲美的能力,就如同这风,当中蕴藏着生机的与里面尽含死意的风在他的嗅觉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味道。

    顺着风的尽头直奔而去,就在柳寻香以为自己可以走出禁地的时候,却发现这风的尽头,不过又是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邃峡谷。

    峡谷两旁山峰林立,一眼看不到尽头,山峰上则爬满了一种长相狰狞,却又喊不出名字的植物,这一结果让柳寻香原本升起希望的心又一次跌落在了谷底。

    “这要是继续顺着往下走,怕是能直接走出灵怀圣地了。”柳寻香环顾四周,抬头看去,忽然见得上空浓雾之中似有一道黑影横在天际。

    黑影笔直且长,似龙亦似蟒,横贯南北,让他有种熟悉感。

    “那是铁索?”

    柳寻香蹙眉盯着黑影看了许久,眼中忽的一亮。

    那上空横贯的南北的黑影不正是他之前走过的铁索吗!

    黑影是铁索,那也就是说灵怀禁地的深处是直通铁索下方的万丈悬崖的

    “这两个地方是想通的?”

    柳寻香挑眉,心中有种莫名的滑稽感,原本他还担心继续往前走三天内是回不去灵怀宗,没想到眼下不仅能从万丈悬崖下回去,还能再见到那个尸魔族人问清楚之前的事,当真是一举两得。

    要是通往其他地方,柳寻香还会觉得棘手,但要是铁索下的万丈悬崖,那他就丝毫不担心了。

    因为这个地方,有人能帮他!

    “敢问尸魔族的前辈还在吗,晚辈柳寻香今日前来拜访,还请前辈现身一叙。”柳寻香简单的整理了下因为这两日奔波而起皱的衣衫后,恭敬的朝着前方一拜。

    那个尸魔族的老鬼就住在这里,有他帮忙自己上悬崖就容易多了。

    清冷的声音在峡谷回荡,淡如薄纱的雾气在声音中旋转搅乱,为这原本安静了数百年的沉寂之地带来了一丝活力。

    风声起,周围的藤蔓发出阵阵婆娑之声,听上去就像是人在发笑,柳寻香见得周围动静全无,略一犹豫,再次喊道:“还请尸魔族前辈现身一叙,晚辈有要事请前辈帮忙。”

    他担心尸魔族人的年迈耳背,所以这一句的声音中掺杂了些许灵气,声音比刚才的洪亮许多,就连两边峭壁上一些风化的碎石都被震了下来。

    声音大有大的好处,继这一声后,峡谷中的终于有了点反应。

    一股强大而浩瀚的气息自四面八方涌来,铺天盖地之下如同惊涛骇浪,吹的柳寻香一个踉跄,险些坐在地

    上。

    “前辈”

    “哪里来的……嗯?原来是你这个小爬虫,老祖也说是那个不开眼的东西敢来此地搅扰老祖清净。”苍老的声音终于在峡谷里回荡开来。

    声音之浑厚震的柳寻香双耳发麻。

    “前辈你小点声,晚辈还不聋。”柳寻香揉揉双耳,讪讪道。

    尸魔族老鬼的声音无处无在,柳寻香一时半会也没找到他的真身所在,只能再次朝着前方的虚无见礼,恭敬道:“打扰前辈清净是晚辈不该,今日特来此拜访前辈,实在是有几件事想问问前辈。”

    尸魔族的老鬼似乎是刚睡醒,言语中还有几分迷糊。

    “唔距离上次见面已有半年之余,没想到你个小爬虫居然还能活到现在,倒真是有几分意思。”

    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讽刺,听得柳寻香额间直冒黑线。

    这个老东西每次见面就巴不得自己早点死,要不是觉得自己动起手来胜算不大,他非要把这个老骨头按在地上暴揍一顿不可。

    “前辈说笑了,晚辈只是运气好罢了。”柳寻香苦笑两声,道:“今日冒昧拜访,实则有两件事想问问前辈,一则是半年前晚辈闯天关,前辈让晚辈离开灵怀宗,且走的越远越好是何意,二则是前辈为何屈居于灵怀宗下为灵怀宗天关护法。”

    尸魔族老鬼的修为实力比起现在的柳寻香也只高不低,如此强悍的战力纵然不敌神玄,也足以在南岗星上成宗做祖独霸一方。

    亦或者退一万步说是担心百战星盟发现尸魔一族还有余孽尚存,那他也完全能凭借尸魔一族得天独厚的强悍肉身撕开修真星禁制,届时星空之大何处去不得。

    可这个老鬼偏偏选择了在这万丈深渊下度日,实在是让柳寻香有些不解。

    “你老让我滚的越远越好,你自己怎的却赖在这里不走……”柳寻香心中想到。

    苍老的声音并没有回答柳寻香的话,而是带着不屑与嘲弄的声音说道:“拜访老祖,哈哈哈哈,你个小爬虫是真当老祖不知你是从禁地那边过来的?

    现在满宗门上下都在找那个擅闯禁地之人,你个小爬虫应该是走投无路才来到这,想借老祖吾之力助你回宗门吧。”

    见自己的心思被猜中,柳寻香也不恼,嘿嘿笑道:“还是前辈慧眼,一眼就看出了晚辈的心思,实在让晚辈汗颜。

    不过晚辈自闯关之后的确想来拜访前辈,只是苦于宗门里行事有诸多避讳,所以迟迟未到,还请前辈见谅。”

    既然老鬼知道了他的想法,接下来的事就更容易多了。

    空旷的峡谷某处似乎有双铜铃般的眼睛在悄无声息的打量着柳寻香,似乎想要将他里外都看个透彻。

    “老祖看你

    现在的境界已是蕴象中期,才过去半年之久便能提升一个小境界,不得不说你的天资的确不错,但如此以来,你距离死亡也是更进了一步”

    深渊下的尸魔族人并不知道落圣星上的事,所以对柳寻香这个微不足道的小盟友还是有几分提携之意。

    这点柳寻香能查觉到,所以这也是他决定还来见一次这个尸魔族老鬼的原因。

    听得尸魔族老鬼的话,柳寻香没由来的想到了昨日夜里看到的那些坟冢,那里面葬着的,无一例外都是蕴象巅峰大能……

    “难道说在灵怀宗,只要修为到了蕴象巅峰就会死”柳寻香心中疑惑,但却并没明说,只是恭敬的问道:“前辈此言何解?”

    尸魔族老鬼冷笑,道:“小爬虫莫要套老祖口风,老祖还是那句话,你今日若是想离开灵怀宗,那老祖就助你一臂之力,但你若还是执迷,莫说老祖不管你死活了。”

    尸魔老鬼还是不肯明说,且当中语气跟上次一般无二,里面充满了忌惮的意思。

    这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鬼似乎一直都在畏惧某些东西

    眼看问不出个所以然,柳寻香也只好放弃,毕竟尸魔老鬼不比其他人可以强行搜魂,当然,说到底还是柳寻香没把握能打过他……

    “既然前辈不肯明言,晚辈也就不勉强了,离开灵怀宗一事晚辈有晚辈的苦衷,就如同前辈不离开南岗星的苦衷一般。”说着,柳寻香躬身见礼道:“还请前辈受累,送晚辈上悬崖。”

    这是柳寻香第二次拒绝了尸魔老鬼的建议,离开灵怀宗这个庞然大物自然是安全,但柳寻香的计划也会因此出现偏差。

    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重头再来!

    热闹的峡谷再次寂静下来,良久,尸魔老鬼叹了口气,道:“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也不见任何动作,便有一股雾气化作大掌朝着柳寻香轻轻一煽,强而有力的飓风凭空而起,柳寻香双目一凝,道了声谢后催动灵气,一步踩在风上腾空跃起。

    当有一日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之势!

    眼中的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当整个铁索彻底清晰显露在了柳寻香的眼中时,悬崖对他灵气的压制也随之一空。

    这种感觉就像是身子以一个姿势僵硬太久,猛然间可以自由活动般的放松。

    腾空失去压制,柳寻香催动灵气在虚空中再次一跃,整个人瞬间化作流光直冲云霄,在高空盘旋数圈后才安稳的坠落在地。

    “终于是离开了那个鬼地方了。”

    柳寻香看着前方巍峨连绵的山峰,双眼微眯道:“黑衣女子沈无忌不知道你们看到柳某活着从宗门外回来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