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0章 萧涵回家欢喜

( )        巳时初,初升的太阳带着热浪向大地呼啸而来,京城的街道热闹非凡,人群进进出出,穿流不息。

    一辆马车随着人流缓缓驶入南城门,进入可容五列马车并行的宽阔街道。

    不久后,马车在御门西街停了下来,此处接近内城,人群已经很少了。

    “姑娘。”车窗外的声音已然响起,旁边不远的地方亦停放着一辆马车,比之萧茗这辆低调朴实的马车,明显要华丽且宽大许多。

    听着车窗外的声音,琉璃抬眼看着,隔着皎白的纱帘能看到外面颤动的人群,以及在马车旁边半蹲着行礼的嬷嬷。

    手抚纱帘,眼神踌躇,红唇微微轻启,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姑娘,我们该回了。”马车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里透着焦急。

    最终,琉璃起身,再次向萧茗道谢,才下了马车,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了那一辆华丽的马车。

    护卫陈方向萧茗抱拳,紧跟着队伍走了。

    失终了一夜的敬禾公主在萧茗的掩护下顺利回了京,在公主车踏上华丽马车的那一瞬,作为御前待卫统领的陈方轻吐一口气,紧绷的脊梁松懈下来。

    惊心动魄的暗夜终于过去了。

    但又想到昨夜所抓获几个可疑之人,陈方额上两条粗眉又紧紧的蹙着。

    马车走远了,萧茗放下了车帘,她对于这位琉璃姑娘的身份并没有太多的好奇,能被陈方亲自带队寻找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对于如今的她来说,没有急着去表功的意思,有心之人自会记在心里。

    萧茗回了家,金鱼巷已经热闹了起来,阔别多年的萧涵一经归家,迎来了全家人的隆重欢迎。

    宋氏拉着萧涵,上下摸摸,看着眼前的孩子眼泪止不住的流。

    “黑了,瘦了。”

    宋氏抬着头看着萧涵,离家之初这个少年不过和她一般高,如今已然超过她了,生生了超出了一个头还多。

    “长高了,也长结实了。”

    蒋家、周家得知消息后皆举家而来庆贺,干娘宋氏去了厨房安排席宴,易妈妈忙着摆放桌椅,招待来客,更多的人则是围着萧涵,听着他讲解着这一路上的趣事。

    读书万卷不如行路万里。四年的游历,萧涵经历了与书中不一样的世界,每日行路百里,雷雨风雪,风餐露宿,千路途中有奇百怪的事物,形形色色的人……

    有时会在赶路之时突遇暴雨倾盆,不得不找地方避雨,或是因避雨不急而被淋成落汤鸡,或是因为千里无人烟,错过了住宿之地而夜宿荒野,天为被地为床,又是在夜半时分,能听到狼群嚎叫……

    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仿若身临其境,一脸向往之色,但是个中精彩,只是亲身经历了才能有切身体会。

    萧茗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如此热闹的场景,家里大大小小的围着萧涵说话,接连不断的问着各种问题,好奇于没见过的事物,对未知的渴求,场面失控嘈杂,萧涵也是好脾气的一一回答,嘴角上扬,一点也不见烦燥。

    见萧茗过来,萧涵眼睛一亮,站了起来,穿过人群走了过来,扬着笑脸叫了一声:“姐,你回来了。”

    见到这样的弟弟,萧茗也笑:“是啊!回来了,已经解决了。”

    看着二人这般模样,周莲蓉扶着肚子笑了起来,巧笑道:“瞧这姐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萧茗出远门了似的。”

    她这么一调笑,众人也反应了过来,就说觉得姐弟二人说话怪怪的模样,原来是如此,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诺大的厅堂里,欢笑声一片。

    被众人取笑,萧涵微低着头,小麦色的皮肤透着红,让人周莲蓉忍俊不禁,不由又睨了一眼萧,感叹她的好命,一个玉树临风的弟弟,一个乖巧活泼的侄儿,一手好的医术,三个如花似玉的徒弟,一门忠仆,感觉全天下的好处都让她占尽了。

    午饭是,萧涵被人众星捧月的围着,各种菜肴往他面前送,众人心里都明白,出门在外哪有在家里舒适,风餐露宿不说,吃食上更是困难,好些的时候有投宿的客栈,能吃到一口热呼的饭菜,若是在野外,那就只有干馒头配头清水对付着了。

    虽然家里每次都要给萧涵送些干果罐头之类的吃食以解他思乡之苦,但这些又哪里有家里热呼的饭食来得更美味。

    一直到吃了午饭后,大家才散去,自觉的把空间留给了萧茗姐弟两。

    萧涵让易妈妈把带回来的礼物分发给大家,然后亲自拿着一个礼盒进了书房,这是他给萧茗精心准备的礼物。

    萧茗打开盒子看,居然是一块上好的鸡血石。

    “这是我在怀化的时候淘得的,留给姐姐雕成印章玩儿。”萧涵知道姐姐平日里写药方是会加盖印章的,所以在得到这两块鸡血石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姐姐,因为只有一块,又极为难得,他连萧昱都舍不得给了。

    “你倒是有心了。”萧茗抿嘴笑,他还不知道她现在用的印章是石亭玉送给她的,自从石

    亭玉送给她一支自己亲手雕琢的木簪后,就在雕刻一途放飞了自我,技术也日益精近,给常给她送一些他亲手雕刻的物件回来,木雕,玉簪,玉佩什么的都让人送回来,送给她和萧昱,去年过年的时候就给她带回来一枚和田玉雕刻而成的印章。

    石亭玉送的,她自然是舍不得换,萧涵的打算怕是派不上用场了,不过萧茗是不会拒绝亲弟弟的好意的,好的心意值得收藏。

    萧茗笑着把盒子收了起来,又对萧涵说道:“你出门这么久了,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哦,是什么?”萧涵好奇的问,但是看到姐姐似笑非笑的眼神,总感觉这个礼物不太好。

    “诺。”萧茗把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

    萧涵……

    堆成山的账本,一摞摞的房屋地契,萧涵瞬间顿住,突感亚力山大,如果前一息他有回家真美好的快乐,那么此刻他只想一言难尽的感受重压。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