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位不得不见的人

    夜晚,繁星高悬。

    黑色的天幕下,营地的四野响起阵阵虫鸣。

    王洋困倦的眼睑不断下垂,但每每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坐在他身旁的士兵就会将他摇醒。

    现在的学生是军管制,完全就是把培养士兵的那套方法按在了他们身上。

    当兵哪有不站哨?

    上级管理者以培养责任心为由,一名士兵配一名学生,隔五天一班哨,夜晚的营地到处行走的都是人。

    而有人巡逻也有人定点,一人拿枪,一人拿弓弩,两个人坐在一面巨型盾牌后面,面对着营地的外围。

    白天那个教官展现给他们看了自己恐怖的投掷能力后,很快的也开始教授他们《易筋经》。

    但是………王洋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东西是只有见识了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

    那所谓的《易筋经》,居然………是一套瑜伽体操?!

    无数人更加凌乱了,如果不是他们看过刚刚那机关枪般的投掷技能,他们可能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在忽悠自己。

    偏偏这教官还说的一套一套,挺玄乎的,让人一听就感觉不明觉厉。

    将信将疑,他们跟着练了一整天,到头来除了浑身有种做完按摩般的享受,其他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或许,这是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吧!

    他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啪!”渐入美梦的王洋痛的一下瞪大了眼睛,他身旁那个士兵慢慢收回拍在他大腿上的手。

    “别睡着了,实在不行去拿水洗洗脸。”

    夜空下虫声遍野,为了不暴露,他们坐的位置四周也没有亮灯。

    王洋转过头,只能看见那顶头盔下面明亮的双眼坚定的看着前方。

    士兵的肩膀上是两拐架枪,无声的透着一股肃杀气息。

    这人应该当兵很久了吧!王洋想着。

    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慢慢向后走去。

    好在病毒还可以靠高温消除,不然他们的引用水都不够。

    而每个哨位旁边基本都有水管,王洋寻黑摸到水龙头,转动一下,微热的水流就从里面流了下来。

    捧着温水拍了拍脸颊,冷风一吹,困意顿时散去不少。

    忽然,一个人影在他眼前晃过。

    “谁?!”王洋立刻抬起弓弩,警惕的看向四周。

    风随着人影消失,匆匆而过。

    王洋小心翼翼的看着前方,这个时候,风停了,虫声也停了,四周寂静无比。

    寂静的就好像他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一样。

    等了几秒,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但是黑暗中的一切却又是那样的诡异。

    人总是怕黑的,就好像人类对未知的恐惧一样。

    要回去汇报吗?王洋犹豫着。

    他有些不能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一时眼花,如果汇报的话,整个营地都会进入警戒状态,所有在睡觉中的人们都会被叫起来。

    如果这都是因为他一时眼花………

    王洋小心的渡步向风消失的方向走去,他感觉自己必须去确认一下。

    ………

    有所察觉,脚下一顿。

    “天尊,是否要将这人引走?”玄女询问道。

    孟柯感应着精神力笼罩中那个举着弓弩小心翼翼走来的男孩,接着,他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目标。

    “这一次就不需要了。”他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似是怀念,似是惆怅,更多的是犹豫不决。

    自从得到能力,他就好像忘了一样,始终在回避………

    该有多久没见过这两人了?

    快一年了吧……

    呵。

    他苦笑,摇了摇头,慢慢抬脚向前走去。

    “我本以为这只是道德绑架,我能够轻松抛去,但没想到,我的心还是无法让我无视这一切。”

    孟柯的眼中,人类的身体比佛家说的红粉骷髅都更要露骨,生育关系理应更是不堪才对。

    如果没有文化束缚,道德绑架,这更可以说是一种本能,双方互取所需。

    你生我养我,你老我养你。

    不然的话,父母生养孩子是为了什么?

    因为爷爷奶奶想抱孙子孙女?

    因为社会上的同龄人小孩都打酱油了?

    因为一种情感寄托?

    还是……一次意外就怀上了?

    ………

    但是,一旦你的孩子长大了说他不会养你………

    ………

    孟柯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明明都快要遗忘了………

    “妈。”

    大型应急帐篷内,十张床阵阵齐齐的排在两边,孟柯站在过道中间,他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临近两张床的二老。

    轻轻的呼唤传入床妇女的梦中,她在醒来的瞬间就感觉到精神前所未有的清晰充沛。

    一个人影静静的站在她的床前。

    “你………你是谁?”

    说着,妇女有些惊慌的开始推着睡在一侧的男人。

    “老孟………老孟你快醒醒啊!有人………”

    “嗯?………怎么了………”

    他们只是普通人,病毒泄露之后的夜空似乎更加漆黑了,刚刚醒来的人一时半会儿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孟柯的四周逐渐亮起微光,他的脸庞被光芒照亮了,微微笑着。

    “爸,妈,是我,孟柯………”

    多么陌生又数字的两个字………

    二老呆了呆,孟母的手颤抖了起来。

    “孟柯………孟柯………你………”

    她的手慢慢伸向孟柯,害怕又紧张的拉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

    “这是真的………老孟!他真的是咱们的儿子!他没死!”

    一下子,孟母激动的跳了起来,一把将孟柯抱入了怀中。

    “小柯!你跑哪去了?我们在营地里找了你两个月了,我们都要以为………呜………”

    哽咽声一下埋进孟柯的肩膀,他知道,母亲是怕吵醒了其他睡觉的人,她的整个身子都是激动的颤抖着。

    微笑逐渐变作苦笑,孟柯的目光和父亲对上。

    那是一样泛红的双眼,孟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别再让你妈给你担心了。”

    是啊………

    换做别人,这个就应该注意到他身旁诡异亮起的光芒了,而这二老却在看清他模样的第一时间激动的忘却了这种诡异………

    亲情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幻想大爆炸》,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