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九世之乱(下)楼塌了

    送客!!

    嬴政大手一挥,只觉得兴致寥寥,不想再说什么。

    雍已等诸侯冷冷一笑,看到嬴政破绽以出,大义凛然道:“这就是陛下的待客之道吗?听不得他人的意见。”

    “朕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朕可以不予责难。”始皇帝沉声,女孩儿身虽小,但她的眼神一沉的时候,仿佛天都塌了下来,这就是一统西荒的霸者气势。

    雍已一凛,大声呵斥:“秦始皇,你焚书杀儒,罄竹难书,姐妹们,这等大王,我们也不必再奉她为君了,就如那帝辛一样,今日我们就替天行道。”

    一声号令,远在城外的十万大军闻起而动,满城皆是萧杀之声。

    嬴政不动声色,依然高高在上,冷冷看着几大诸侯。

    雍已等人被她看得有点发寒,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她们有九人,嬴政又受伤,朝中无将根本不可能是她们的对手,这就是天赐良机。

    思至此,雍已摒弃一切杂念,就祭出了一件青铜法宝。

    鼎呈长方形,鼎身雷纹为地,四周浮雕刻出盘龙及饕餮纹样,给人一种庞大沉重的气息。

    此宝名为后母戊鼎,能镇压千军万马,慑取万法神通,是雍已最强大的至天法宝。

    后母戊鼎一出,就大若百丈,悬在万星台上空,沉重的威压丝毫不逊神威罩住万星台。

    “后母戊鼎有朕的玉玺厉害吗?”女孩儿不屑一笑,抛出一枚大印祖龙玉玺。

    就见玉玺迎风见涨,幻化出九爪金龙。

    九爪金龙吐出金光,如阳光高照定住了后母戊鼎,后母戊鼎则将金光源源不断吸入鼎中。

    两**宝交锋显然嬴政的祖龙玉玺更胜一筹,自一统西荒后,她的祖龙玉玺更是修炼了古秦气运简直势不可挡。

    见到雍已有些抵挡不住,河亶甲等女也不甘坐以待毙。

    “姐妹们,我们上!”

    八位诸侯同时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法宝。

    “青铜鸮尊!”

    仲丁祭出了自己法宝,一只造型雄奇,花纹绚丽青铜巨鸟而出,鸮乃殷商一些部族崇拜和喜欢的神鸟,能驱狼吞虎,辟邪凶兽。

    鸮展开青铜巨翅,煽起烈烈怪风,便朝金龙扑杀了过去。

    外壬祭出了一件三联甗雷纹为地,夔纹为天,三个杯口各喷电,火,烟。

    “重轮星芒纹铜镜!”

    河亶甲举起一面铜镜,此镜一开,就见镜面幻化出星辰旋涡一样的华光在虚空流转,那到光华旋涡就像是齿轮旋转着,要把金龙吸收。

    接着祖乙的兽面纹铜钺、祖辛的师酉簋、沃甲的象纹铜铙、祖丁的凤鸟柱铜斝、南庚的饕餮纹斝。

    殷商的青铜法宝在洪荒十分出名,她们以不周铜矿所炼,蕴含神山之威,比一般的法宝更具有压迫性,在洪荒世界可谓独树一帜。

    “青铜法宝,朕早就听闻跟大名,以后得好研究研究。”嬴政冷冷一笑,袖口一挥,龙袍一展,天命神力尽数施出。

    只见祖龙玉玺的神光在女孩掌心流动,冲上云霄,落下重重光柱。

    每一道光柱落在青铜法宝上都击出震荡四野的龙吟声。

    赫然就是荒阶天命大秦龙吟。

    殷商九侯雍已等人显然有备而来,为了对付嬴政演练多次,九人配合十分娴熟,九件青铜法宝环环相扣,取长补短制住了嬴政。

    那高亢龙吟声在法宝围攻下开始式微,声音竟是无法传出万星台。古秦将领还想勤王,但是无奈境界太低,被青铜法宝的神威震在外围,连靠近都做不到。

    雍已见到自己这方占了上风,不由冷笑:“嬴政,你死期到了。”

    齐麟和众人在万星台边缘,看到嬴政有点危险,齐麟正想出手被叔孙通给阻拦了下来。

    “师弟不可,我们稷下从不插手势力纷争,否则会被学宫驱除的。”

    “嗯,稷下能为洪荒学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三教还是四洲都保持中立的立场,天下之师,师为人表。”吴雪明双手环胸,难得看到星名战斗正好一饱眼福。

    听到这么说,齐麟只能放下插手的念头,再看嬴政,见女孩儿神态威严,眼神霸气,显然对这一切也是有预料到了。

    “嬴政为始皇帝,这一因果劫若是度过,那就能和神名抗衡了吧。”贾谊一语点破。

    “正好会若兮的周游列国做个结尾,好好,太好了。”

    “因果劫,嬴政,你在劫难逃!”

    雍已听到了贾谊的话,立刻大声一喝,气势排山倒海。

    后母戊鼎涨大数倍,宛若小山压在了万星台上空。

    殷商九女也不约而同使出了天命技,就见黑风霞光,云雾电芒塞满了祖龙城,整个庞大的城市都在神力下颤抖。

    “雍已,你以为朕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吗?”嬴政悠悠的说道:“殷商气数以尽,你们借朕的手来了结帝辛,如今又想趁朕虚弱倒戈一击,重夺气运!”

    “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嬴政,你和帝辛一般残暴,视天为地,视民为蚁,只能怪你咎由自取。”

    “朕能灭了殷商,西荒尽统,自取你们也配?就让你们看看朕的真龙之怒”

    嬴政冷笑,忽然间祖龙玉玺幻出一条巨大的九爪金龙,金龙在青铜法宝里上下腾空,将法宝尽数震开,口吐金色神焰,喷溅在了青铜法宝上。

    后母戊鼎也抵挡不住,被这神焰一包,竟然有融化迹象。

    此真龙之怒注入了古秦龙气,比那三昧真火还要厉害三分,见神杀神。

    看来这些年这女孩儿也一直在努力,居然连真龙之怒都修炼出来了,齐麟看在眼中,暗暗佩服,但是真龙之怒看似凶猛,雍已等人脸上却没有任何惊惶,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另一边,殷商大军正开始攻击祖龙城和古秦战舰在城外打的天雷地火,不可开交。

    转瞬之间,偌大的祖龙城周围已经熊熊火焰,滚滚黑烟陷入到火海中。

    “真龙之怒?哼,就算你是真龙也要灰飞烟灭!”

    雍已恰起法诀,念念有词。

    其她八人摆开阵势,念动咒语。

    嬴政掀起真龙怒火,将青铜法宝一并烧成铜水。贾谊等人不由看呆了。

    “嬴政好厉害,青铜法宝都能烧毁。”

    “看来殷商九侯失策了呢。”

    “嗯,这九大青铜法宝都对付不了嬴政一人。”

    “不,雍已等人怕有后手”齐麟示意。

    “嗯?”

    贾谊顺着一看,雍已等女不慌不忙,哪怕自己青铜法宝被融成铁水也没有丝毫变化。

    “嬴政,所以这是你自掘坟墓!”

    雍已眼露寒光。

    异变突生,融化的九件青铜法宝突然凝聚在了一块,一团铁水飘荡在了嬴政四周围,铁水成型化为羊头,分列在嬴政四方,接着这些铁水滚烫沸腾,仿佛借助真龙火焰来铸造一般。

    铁水越来越多沸腾成了水幕,接着凝为一件新的法宝把嬴政困住。

    此宝四方有羊首,肩饰高浮雕蛇身而有爪的龙纹。

    嬴政一愣,自己的真龙之气都被九件青铜法宝合一的法宝全部炼化。

    “哈哈,此宝乃四羊方尊!乃我们九世星名所创,嬴政,你一定想不到吧!”雍已见到得逞,不由长笑。

    四羊方尊集殷商青铜法宝大成乃巅峰之作,以九大星名天命所炼,创九世之乱,可以媲美至天,这才是雍已敢对付嬴政的底牌,哪怕嬴政的古秦龙气都逃不过四羊方尊。

    嬴政被困在四羊方尊,所有神通,法宝都难以攻破。

    随着青铜铁水凝聚,四羊方尊成型,化作了一件巨大的青铜法宝,由于被真龙怒火所炼,铜为赤血,竟堪比不周赤铜。

    “这下嬴政完了,这些殷商诸侯这么狡猾,居然利用了嬴政的真龙之气。”贾若兮叹了口气,其实她还蛮喜欢嬴政的。

    “我看未必。”齐麟嘴角绽放起一丝笑容。

    “未必?除非嬴政有神将天助,否则难逃。”

    “没有神将,凶将也行啊。”

    “凶将?”

    众人不解。

    万星台这时已经摇摇欲坠,在九候联手攻势下,华丽的阿房宫也在层层瓦解。“我们先离开这。”齐麟屈指一弹,使出两仪印,从容避开。

    四羊方尊将嬴政吸了进去,九候正在催动法力将其炼化掉。可是雍已发现有点不太对劲,四羊方尊内的龙气突然凶煞无比,根本无法炼化。

    “姐姐。”河亶甲脸色一变。

    “全力催动法宝,不能让嬴政脱身。”

    四羊方尊发出剧烈的震动,里面的煞气越来越凶猛,雍已从未感觉到有如此强大的戾气。

    “怎么可能,嬴政修炼的祖龙之气,怎么会如此凶戾?”雍已大吃一惊。

    几人冷汗涔涔,感到巨大的压力,四羊方尊再也支撑不住,瓶口裂开,一道黑烟从中瓶口升出,黑烟中的女孩眼神戾色沉沉,煞气重重,在她身上的黑烟变换狰狞的形状,形似妖魔。

    “主人,这么多天命我都能吃了吗?”

    那团黑烟妖魔发出怪异的笑声,整个万星台顿时黑云沉沉,阴风阵阵。

    “这是什么怪物?”殷商九女花容失色。

    “此宴就是朕请你们的目的梼杌,吃了她们吧。”

    嬴政勾起冷笑。

    黑烟炸开。

    万星台顿时坍塌。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Enter”。